在智能汽车崛起前,耳朵经济从未被如此重视过。

智能手机上,社交、娱乐、购物是粘性、平均使用时长和变现能力最强的三大类软件,娱乐类软件中从来都是图文和短视频长期占据C位,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

车载应用却与手机应用有很大的区别,赛立信曾调查过车载应用中最受用户欢迎的是车载音乐、车载音频和导航,而易观统计的智能汽车上的车载应用情况则更清晰,2019年智能电动车用户对车载音乐和音频软件的使用率高达96%,所有车载应用中使用率前三分别是音乐(86%)、音频(75%)和导航(69%)。

智能汽车崛起,车载音乐将站上C位?

可见目前车载应用中,耳朵被前所未有的照顾。

这也不难理解,L5级自动驾驶时代未真正到来之前,没有哪家汽车厂商和车联网服务商敢将商业服务放在眼球经济,毕竟“道路千万条,安全第一条”。

车载音频赛道以听伴为主,喜马拉雅、荔枝、蜻蜓这几家互联网音频平台在不断蚕食传统广播市场的同时也在奋力开拓自己的疆场。

最主流的车载音乐赛道的竞争却远比车载音频复杂。

TME先下手“围墙”

手机移动端,TME、网易云和虾米一直是在线音乐的三巨头,前些天虽然虾米宣布关停,但就在虾米官宣这一消息的前一天,咪咕音乐客户端用户数破亿至1.03亿,月活用户也同比提升了35%,而且还在持续增长中。这也意味着手机移动端在线音乐三国杀的局面并未随着虾米的关停而被打破,而是咪咕取代了虾米,形成TME、网易云、咪咕的新三国杀局面。

在车载音乐领域,目前却并未出现多家竞争的局面,或者更准确的说,TME已近乎垄断了车载音乐市场。

这一切都源于TME对车载音乐赛道的提前布局。

在QQ音乐、酷狗、酷我合并的2016年,酷我音乐正式成立车载事业部开始全面布局车载市场,作为腾讯进军智能汽车领域的先锋,这几年成果颇丰。

据易观统计,早在2019年3月,酷我音乐车主用户量就已超2500万,并与60多家汽车品牌达成合作,预装渗透率达80%,后装渗透率高达95%,已经是车载端体量最大的音乐软件。

智能汽车崛起,车载音乐将站上C位?

QQ音乐和酷狗音乐也先后跟进布局车载市场,例如QQ音乐在特斯拉、蔚来等车型中有搭载,酷狗也在吉利、小鹏汽车中上架。

有趣的是2020年腾讯车联TAI3.0系统发布后,QQ音乐、酷狗突然“战略性消失”了,原因或许在于腾讯不仅想在整个大智能汽车市场先下手为强,更想先下手“围墙”,利用自身强大的软件开发能力建起一座比手机端社交领域更坚固宽阔的城墙。

智能汽车领域目前有三个命名赛道,分别是整车制造、车载OS(智能操作系统)、车载应用,好比目前移动互联网领域智能手机、手机操作系统、手机应用,重要性不言而喻。阿里、百度两位互联网老大哥,小米、华为、vivo等手机新贵,还有传统车企巨头以及蔚来、小鹏、理想等智能汽车三杰都早早的把筹码押在了整车制造和车载OS上了,唯独一向擅长纵向突破的腾讯,在花了18亿美刀收购了特斯拉5%的股权后专心进击车载OS和车载应用。

2020年1月7日,腾讯车载OS系统TAI3.0发布,该系统预装了两个车载APP――腾讯随行和腾讯爱趣听。

腾讯随行可以理解“车载微信”,可以实现社交通讯、支付、自建小程序的等功能;腾讯爱趣听则是一个超级娱乐软件,可以听歌、听有声书、听相声小品段子资讯。

这就是QQ音乐和酷狗突然不再单独进军车载音乐市场的原因,他们和微信读书、腾讯新闻、阅文听书,包括刚刚收购的懒人听书等本来在手机移动端相互独立的软件,聚合成一个超级音频娱乐APP“爱趣听”,通过一个账号打通、触达所有有声娱乐内容,让用户用最简单的方式,享受最喜欢的内容。

如果作为先锋的酷我音乐是为腾讯在智能汽车领域夯起得第一堵墙的话,TAI3.0和搭载的这两个车载APP便是鹅厂的第二堵高墙。

TAI3.0发布会通稿显示,腾讯已与29家主流车企展开合作,为110多款主流车型搭建该系统,率先搭载TAI3.0系统的新款哈弗F7也已于去年量产上市,在这款车上已经可以不用切换众多APP直接收听音乐、相声、有声书。

智能汽车崛起,车载音乐将站上C位?

其他入局者“破墙而入”的法门

腾讯通过多年耕耘,似乎已在这一市场打造起了一堵难以逾越的绝境长城,不过长城从来都只能延缓从未阻挡过竞争者的脚步。

在车载音乐赛道上,TME确实凭借先动优势取领先市场,不过市场环境却远比已经成熟的智能手机为主的移动互联网市场复杂,很多时候复杂的背后往往就是机会。

智能汽车市场有整车制造、车载OS(智能操作系统)、车载应用三条细分赛道,而这三条赛道恰好处在发展初期。

特斯拉、蔚来这些新兴造车厂牌,苹果、阿里、百度等纷纷入局的互联网巨头,以及传统车厂的转型升级使得汽车的品牌、车型非常复杂多样,不像手机市场主流品牌就那么几家。

而经过智能手机的洗礼后,智能汽车领域从马斯克到李斌,他们都是乔布斯的信徒,苹果的追随者,他们天然就知道OS系统的重要性,一开始就是奔着苹果模式去做汽车的。

也就是说智能汽车最赚钱的不是汽车本身,而是软件服务。汽车硬件只卖一次,而车上自动驾驶软件、OTA付费升级等高级车联网服务却可以重复卖一辈子,这才是智能汽车厂商的核心的利润来源,也是为什么特斯拉会一再大幅降价占领市场的原因。有分析预计特斯拉2025年FSD(付费软件)业务的收入将近70亿美元,占特斯拉汽车业务营收的接近9%,却贡献25%的汽车业务毛利。

据麦肯锡调查数据显示,2025年全球智能汽车市场规模将突破1.9万亿美元,而其中60%的商业价值源于软件。这才是特斯拉、蔚来、理想等智能汽车在资本市场被追捧的根本原因。

所以,特斯拉、蔚来等新兴智能车玩家也好,还是苹果、百度、阿里等互联网巨头也罢,甚至是BBA为代表的传统车玩家,他们是绝对不会轻易将车载OS如此重要的核心战略资源拱手让人的。

这意味着尽管腾讯在车载OS和车载音乐软件上已经快人一步,但还远远未到独霸江湖的地步,而且随着未来整车制造和车载OS玩家之间的竞争,车载音乐的开发和安装都存在这巨大的变数。

2020年12月,此前对车载音乐市场极为佛系的网易云音乐也终于有了动作,与长安领克达成战略合作,在领克05这款全新紧凑型SUV上率先搭载网易云look直播,不仅在车载音乐软件上拿下一城,而且率先进入车载音乐直播赛道。

另外一个突破口或许在版权。

音乐的商用版权极为复杂,不同的播放终端需要购买不同的版权。据业内知情人士透露,一般采购方只会采购某一两个渠道和播放终端的版权,并不会一次性采购所有的版权,而且采购该版权的时间一般也就几年。因为多买一个渠道和终端,多买一年就多一些采购费,所以除非这个渠道能够证明真的市场很大,且能挣很多钱,否则不会多付出成本去购买多余渠道版权的。

车载音乐才是近几年随着智能汽车的发展诞生的新需求,要知道之前在汽车上听歌基本是以CD、U盘为主,能链接蓝牙、投屏就已经很高级了,但是未来车载音乐必然会像手机端听歌一样,在线化、会员化,同时增加直播、语音评论、歌单、榜单、信息流推荐等社交、交互性功能。

这意味着车载端版权会越来越重要,而TME也不一定就拿到了跟手机端一样多的音乐版权,其他竞争者只要拿到版权,还怕应用做不起来吗?

关于版权还有一个重要的趋势。

2020年5月30日,快手官宣拿下周杰伦全部歌曲及歌曲MV的短视频平台版权授权,一周后,抖音也跑出来说他们已经拿下周杰伦全部歌曲及歌曲MV的短视频平台片段版权授权。

这是一次关于版权授权方式的伟大创新,同时也预示随着新技术的出现,作品会出现新的传播渠道和终端,相应便会产生新的版权需求,未来“独家授权”和“所有版权”的事会越来越少,甚至可能会出现“按播放量分成”这样的授权模式。

版权市场可能会出现的这些变化,都会给车载音乐的入局者带来新的机会。

车载音乐的C位时代

根据国家工业信息安全发展研究中心的数据显示,截止2019年12月31日,我国智能网联汽车新车型渗透率已达到40.1%,预计2020年中国智能汽车市场规模会达到1300万辆。

这看上去跟动辄几亿月活的移动互联网大厂在应用的数量级相去甚远,但车联网的市场规模却非常大,这是因为智能汽车用户的高价值和高付费意愿的特性。

车云研究院的调查报告显示,超半数消费者愿意为智能车联(腾讯车载OS的运营方)额外支付5000-20000元费用,如果将此数据作为所有车载用户的平均消费额的话,仅目前该市场的规模就高达650-2600亿。

2021年元旦,特斯拉宣布降价16万,而前些天蔚来在NIO DAY上除了发布首款旗舰级轿车ET7外,还一口气发布了150KWh固态电池包、第二代换电站,单次行车里程突破1000km。智能汽车的价格越来越低、电池技术的不断突破使其短板被补齐甚至成为优势,再加上5G、云计算、自动驾驶等核心技术的发展,未来智能汽车必然会代替传统燃油车成为汽车的主流。

易观数据显示,智能汽车用户每周对汽车的使用率、使用时长、车载应用的使用频率都明显高于传统汽车,这些用户也更年轻。

智能汽车崛起,车载音乐将站上C位?
智能汽车崛起,车载音乐将站上C位?
智能汽车崛起,车载音乐将站上C位?

“不久之后,当对智能交互技术更加依赖的Z世代成为了车主的主力军,他们对车载音娱方面的需求会非常多元和强烈,车载音乐市场的前景也会越来越好。”业内知情人士感慨道。

软件已经吞噬了手机,未来软件也必将吞噬汽车,而汽车场景下吞噬量最大的软件是车载音乐。

在手机作为移动终端的当下,文字和视频牢牢占据着应用市场的C位。而在汽车作为移动终端的未来,声音必然是交互的主体。

或许,音乐应用占据C位的时代,就要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