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辑导语:众筹——说直白点,就是企业通过互联网平台发起对产品的募资行为。众筹产品对平台的风险把控能力要求很高,在一些垂直细分领域众筹的发展优势正在凸显。本文作者围绕这个话题展开了分析讨论,与大家分享。

近日,美国散户抱团对决做空机构的事件在股市中掀起了一场很大的波澜。在这场对决中,散户们通过抱团大幅拉升游戏驿站(GME)的股价,让一众做空机构赔钱关门。但游戏驿站这家公司式微已成既定事实,未来股价回落在所难免,而当下陷入了这场狂欢的大部分散户们,也许只能惨淡收场。

客观地看,散户们这次的联合坐庄更像是一次众筹项目,短期内凭借集体的力量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让其中的参与者信心满满,但未来难免要为这忽视市场规律、被感情牌煽动而盲目做出的决策付出代价。

正如在其它不合理的众筹项目上栽了跟头的那些参与者们。

01 多方作用推动行业洗牌

众筹作为一种满足个性化商业需求的金融解决方案,是缺少资金的初创企业获得输血的重要途径。而众筹在进入我国市场后,也曾经历了一段爆发式增长的阶段。

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2016年我国在运营中的众筹平台数量达到顶峰,共有532家。但截止2020年3月底,我国处于运营状态的众筹平台仅剩64家。从五百多家到不足百家,众筹平台数量骤减虽然有多方面主体在发挥作用,但根源问题还是在众筹行业自身上。

首先,行业乱象导致监管加严,大量平台因此关门。在众筹行业发展初期,行业监管处在空白状态,用户也没有对其形成成熟的认知,导致一大批良莠不齐的平台出现,并发生了非法集资、诈骗等行业乱象,促使相关部门出台了一系列严格的监管政策。

比如,多地叫停房地产众筹、隔离网络借贷与股权众筹业务、互联网非公开股权融资限制准入等监管政策陆续出台,一步步限制众筹行业的活动边界,而那些违反社会公序良俗的众筹平台自然也就被市场淘汰。

其次,平台项目筛选机制不成熟,失去用户信任。初期平台们缺乏运作经验,且风控筛选并不到位,导致大部分众筹项目并不具备投资价值,而后期项目爆雷的结果却只能由众筹投资者买单。长此以往,这些失去用户信任的平台就逐渐在市场中失去竞争力,最后被淘汰。

比如,专注在酒店、文旅等领域的众筹平台“多彩投”因为对上线项目审核不严格,多个项目爆雷,遭到了项目投资人的起诉维权,企业信誉和品牌价值崩塌,不得不更名为“多生活”从头再来。

最后,企业失信或不能给用户满意的结果,让用户的态度更加审慎。众筹本身是一种经济决策,除了参与公益众筹项目的用户之外,其它大部分用户都希望自己的资金支持未来可以获得相应的回报,但不如人意的结果就让用户不会再轻易支持众筹项目。

比如,2013年Virtuix因为跑步机项目拿到了110万美元的众筹资金,但最后Virtuix却因为商业需求,将本该按约定寄给众筹用户的商品投入了消费市场,而用户层面对此却并没有好的制约手段,但用户认栽一次后就很难再有下次。

另外,京东、阿里等具备流量优势的互联网巨头入局众筹行业后,快速整合市场,抢占了大部分的市场份额,这也加快了不良平台的淘汰速度。

种种因素作用下,被淘汰的众筹平台越来越多,而留下来的众筹平台也生存不易。

02 大平台们做不好众筹

2015年发展初期,京东众筹、淘宝众筹、苏宁众筹三大巨头共同占有的市场份额将近70%,彼时的互联网平台们因为各种优势在众筹领域发展得很好,但如今却很少在互联网上看到相关消息。根本原因还是因为它们不能留住流量。

面对大规模的流量,平台要对众筹项目有很好的风险把控能力,给用户安全感,才能调动用户参与的积极性。发展初期,头部电商平台们的品牌价值是天然招牌,但到中后期,平台们就需要给用户的利益作出明确的保障,才能让用户们留在平台。

而从以下两个方面来看,他们并没有做到这一点。

项目等待期间,用户从平台上看不到项目的具体进展情况,一般只能从微信群等社交渠道了解到项目的进展情况,而且都是来自于项目负责人一方的说法,平台方对此没有考证;

平台不能对项目的安全性作出明确保证。比如,苏宁众筹在网站页面显眼处发出公告,声明“平台并不对具体交易做出任何保证”、“平台非司法机关,对严重问题建议通过司法途径进行救济”,告诫用户“掏钱谨慎,风险自担”。

归根究底,平台并不是专业的投资机构,而且众筹项目小且杂,要对所有项目给出准确的审核结论,平台需要投入大量的优质人力资源。另外,如果严格审核,平台的项目数量就会大大减少。投入大、产出小,性价比太低,所以他们不会做,自然也就留不住用户。

比如,2016年10月时,苏宁众筹的平台活跃用户有1.4亿,而2020年苏宁众筹的双十一发布会只收到了480多万用户留言。

有实力的众筹方数量极少加上中间平台不做保证,就导致了众筹是一件风险极大的投资行为,这种高风险性就注定了它很难留在大部分普通人的生活中,大平台们的众筹生意自然也就做不起来。

03 垂直细分领域更好发展

众筹模式虽然很难在大众范围内普及,但它在小的细分领域却表现出了很好的成长势头。如今众筹的应用领域涵盖衣食住行、娱乐、科技、宠物、新能源等众多领域,甚至政府部门也开始采用众筹的方式来建设城市。

相比于面向大众的众筹项目,面向细分人群的众筹项目成功率更高。比如,泉城书房在济南市内发起书房建设众筹项目,受到了不少的关注和支持。但如果进一步在整个山东省乃至全国范围内发起众筹,不仅需要投入更高的宣传成本,而且大概率是无用功。

而垂直细分领域的众筹项目更易成功主要是出于以下两方面原因。

一方面,垂直领域具备影响力的人物发起众筹项目,更易吸引到特定投资人群。

比如,淘宝众筹面向大众用户推出出资100元即可投资热门影视剧作品,享受7%的预期年化收益,并有机会享受剧组探班、明星见面会等娱乐权益的众筹项目,但很少有人参与,也没有出现成功的影视作品。

相反,此前出品人陆伟在自己的朋友圈发起《西游记之大圣归来》的众筹项目,成功筹得780万元,项目成功后也给众筹投资人带来了丰厚的回报。这种由特殊人物在特定人群里发起的众筹项目成功率更高,自然也更具吸引力。

另一方面,垂直圈层的受众对行业更加了解,也更愿意为其付费。

比如,当下游戏众筹项目的数量极多,而那些参与游戏众筹的投资人往往都是游戏自身爱好者,对背后的游戏企业有一定程度的了解,所以更能辨别值得投资的游戏项目。日本美少女游戏中文正版发行商mirai works推出的游戏产品《一生推不如一生恋》就成功筹到了目标金额的1764%。

所以,按照市场需求来看,综合性众筹平台的优势越来越小,这也是互联网大厂们的众筹业务声量变小的原因,而当下细分行业就更有机会涌现出更多具备专业度和影响力的众筹平台。

04 总结

从消费升级的角度来看,消费者从起步阶段支持符合自己喜好的产品,可以让市场更有活力。而众筹行业要发展到这个阶段,还需要参与者们的共同努力。

比如,众筹投资人需要增强分辨能力、众筹方要在发起众筹前确定自己是否要完成项目的能力、众筹平台要提高自己的专业度为用户做出保障,不能只想着靠流量赚钱,却不为流量负责。

只有各方都做好自己的本分,才能保证众筹过程中的各个链条有序运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