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l intel
2008,这一年,芯片霸主 Intel 凭借酷睿系列处理器,将“一生的对手”AMD 彻底埋葬,独领多核芯片之风骚。然而,Intel 在绽放 PC 产业最后魅力的同时,却无可避免地要面对夕阳西下,产业萎缩的无奈。自此之后,5 年间,随着 PC 增长率的逐年下滑,顶尖时尚科技的光华从桌面渐渐转到移动领域,而纵横天下三十年的 Wintel 联盟终于未能赶上这时代的步伐,以致土崩瓦解,烟消云散。唉,谁叫岁月把拥有变作了失去?
从 2008 年初至 2012 年末,Intel 在移动领域的举步维艰给芯片产业留下了统治者缺位的空白地带。一时之间天下纷争,鹿失于野,高通、博通、Nvidia、Marvell、MediaTek、展讯,群雄并起。这一场乱世,在 2012 年 11 月份,以高通的登顶而宣告终结:新霸主诞生了 [1]。
谈到高通,则无法避及一个二十世纪堪与爱因斯坦比肩的天才,“信息论之父”,香农(Claude Shannon)。天才总是给世界画出一个完美的极限,世人就在这追逐极限的过程中或功成名就,或皓首穷经。1948 年,香农在著名论文“通信的一个数学原理”[2] 中给出了数字信道传输速率的上限,这一上限被后人誉为“香农极限”。高通的两位创始人,维特比(Andrew Viterbi)与雅克布(Irwin Jacobs),也正是在逼近“香农极限”的过程中,奠定了高通公司的不世基业。
维特比发明了“维特比解码算法”(Viterbi Algorithm),给最接近“香农极限”的卷积编码提供了最为有效的解码方法;雅克布则在 CDMA 理论上,研发出了成熟的商用性 CDMA 系统标准,使得更多的用户得以共享同一信道,并获得更好的通信质量。
借着两位创始人的奇才,高通凭一己之力就把数字通信推进到 3G 时代,而后便顺理成章地统治了当下的移动互联网。当一众 Internet 公司还在为如何从移动互联网里盈利而大费周章的时候,高通早已寻到了致胜法门,赚得盆满钵满。2013 年第一季度,高通总营收约 60 亿美元,净利润高达 20 亿!而同期 Facebook 的总营收只有 15 亿,净利润约 4 亿。淘金者还在挥锄挖坑的时候,卖锄头的早就发达了。
(图左:Irwin Jacobs;图右:Paul Jacobs)
(图左:Irwin Jacobs;图右:Paul Jacobs)
2005 年,小雅克布(Paul Jacobs)从自己父亲手里接过了高通 CEO 的权杖。他在把持住 CDMA 系统标准专利的基础之上,更敏锐地觉察到单芯片(SOC)将成为移动设备处理器发展的必然方向。所谓单芯片处理器,也称,应用处理器(Application Processor),在整体设计理念上,与 Intel 前代的 X86 处理器相反。X86 处理器通常只具有通用运算功能,以追求更强大的计算性能为目标,不惜整个系统的成本。而单芯片处理器则在满足基本计算需求的基础上,以功能整合为目标,从而达到整体系统的性价比最优。目前,主流的单芯片处理器上大多选择性地集成了以下一些模块:基带通信、Wifi、NFC、GPS、蓝牙、内存控制器、电源管理、图形处理单元(GPU),视频处理单元(VPG)、以及中央处理单元(CPU/ARM)。
想要集成上述所有的功能模块,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但高通做到了。通过近几年的兼并与收购,高通逐一补齐了自己在移动领域的技术短板,其即将推出的 Snapdragon 800 单芯片处理器堪称集大成者,不仅功能完备,更可支持从 2G 到 4G LTE 的所有通信制式,以及 4K2K 超高清视频实时播放。世人在赞叹苹果自成一派的生态系统时,千万不要忘记,高通在移动单芯片领域也存在着一个强大到包罗万象的自有体系。
不想失去的东西,就应该赌上一切,这想必是 Intel 当下的心态。在移动领域艰难打拼五年之后,昔日芯片之王 Intel 终于下定决心,一方面开发基于 X86 架构的单芯片处理器,另一方面则孤注一掷,准备开放自己领先世界的芯片生产线,用以代工。颇具讽刺的是,Intel 首批代工的产品,将会是当年 Wintel 联盟的死敌,苹果公司的 A 系列处理器。难道这真是为了给 Wintel 联盟的瓦解再颁个证书吗?
然而,相对于高通完备的体系,即使 Intel 赌上所有,也只不过增加了一点点微乎其微的成功概率。要知道,这早已不是“萧规曹随”便能取胜的时代,站在 Intel 对面的是心怀梦想追求创新的高通。高通的梦想并不仅仅局限于通信,它甚至将触角延伸到了智能电视、无线充电、声纹语音识别等等,这些目前还是一片蓝海的领域。
当然,不是每个梦想都能成真,甚至,多数都被残酷的现实所埋葬。然而,在与昔日霸主争锋的险途上,高通正以卓绝的才华与瑰丽的梦想,追逐着天才们的极限,撑起移动时代的天空。自今而后,这片天空彩虹明丽,将会深深震撼我们每一位处于其中的人。
[yellow_box][1]. 2012 年 11 月,高通市值超越 Intel,保持至今。
[2]. Shannon, Claude E. (July/October 1948). “A Mathematical Theory of Communication”. Bell System Technical Journal 27 (3): 379-423[/yellow_box]
[green_box]

[/green_b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