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最大众筹项目技术漏洞与法律人的未来

6月17日星期五,下午快下班的时候,区块链微信群里突然炸开了锅,我于是暂时停下手中的工作,仔细看了一下微信群里大家热议的内容:原来,是以太坊(Ethereum)的创始人Vitalik Buterin在Slock.it社区里面发声,说DAO有漏洞,被攻击,其上大量的以太币很可能被偷(likely will be)。之后经前往技术社区详细了解,问题是出在从DAO上赎回的智能合约的代码漏洞,造成黑客可以从DAO上盗取不属于自己的以太币。这样的消息不但造成了DAO币本身的大跌,就连以太币也受到牵连在一个小时内跌幅近20%,紧接而起的还有各种谣言,比如以太坊网络已经停止出块,等等(唯恐天下不乱的真是大有人在呀!)

当然,币价是一方面,另一方面,社区里的热心人士和技术大神也都在想办法尽快解决此问题。由于区块链及其上的智能合同是一旦开始将无法被任何人干涉和停止的,所以,不同于传统的中心化应用程序提交个补丁就能修复漏洞,DAO作为一个去中心化的应用程序(dapp),即便发现有漏洞,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持续运行下去,直到gas耗尽,程序才能停止,然后修改代码,再次部署,重启后才算修复成功。

在这之前真的没有办法吗?就眼睁睁地看着小偷作案,利用既定的规则漏洞偷走大量财富,大家、所有人却无能为力?非也,人定胜天,社区成员达成共识,决定将以太坊进行分叉,利用以太币从DAO赎回后的冻结期拖延盗窃者的提现步伐,再通过更新以太坊协议,将所有此期间DAO相关的交易做无效处理,以保全DAO上的资产价值。此举算是暂时控制住了局面,挽救了目前为止世界上最大的众筹项目DAO,让其暂时避免了失败。但后续还要做的,还有很多,未来区块链技术仍然面临着诸多关于发展的深层次问题,特别是,这样的挽救做法并不是一个尊重去中心化精神的好办法,而是一次技术向价值和财富的妥协,各个圈子都在围绕这个话题谈论着什么,对于这起发生在不到两个小时内的事件,也引发了我作为一个法律人的深刻反思。

我是从2013年初开始接触到比特币的,是的,那个诞生于2009年初的密码学货币就是如今已经即将烂大街的“区块链”技术的首个应用,当然人们最早只注意到比特币的经济价值,后来才慢慢发现其中的核心技术区块链可以承载和传导信用价值,于是有人开始基于比特币区块链开发存在性证明应用(公证、土地和房产登记、身份证明,等),还有人更进一步,复活了尼克·萨博的“智能合同”概念,试图基于区块链创建陌生人之间可互相信任的、无法被人为篡改和操控的、可由网络协议自动执行的“代码合同”。

2013年底,Vitalik Buterin,当时18岁的神童提出了以太坊的构想(之所以说是神童,就举一例,作为俄裔加拿大人,他3个月学会了汉语,而且现在在中国的演讲都是用流利的中文,比facebook扎克伯格的中文说得好多了),他认为,比特币和那些fork自bitcoin代码然后修改一些参数、添加若干新属性的“竞争币(山寨币)”就像是各种用途的物理计算器,每一个场景都造一个,实在是没必要,也不统一,为什么不能做一个平台,然后让大家在这个平台上用统一的代码编写不同应用场景的智能合同呢?以太坊的构想就像是区块链上的app store,“计算器”只是一个app,而要在以太坊网络上发行类似比特币那样的数字货币,最少的三行代码就可以搞定,技术不再是门槛,信任才是真正的门槛。

时间渐渐过去,Vitalik Buterin设想的以太坊早已发布了若干版本,进入了平稳且迅猛发展的阶段,大家开始逐渐认识到区块链的力量,最早极力反对比特币的金融机构此次成为了推动区块链技术发展的领航者,国际上,巴莱克、汇丰等银行金融机构发起了R3联盟,平安保险作为中国企业也加入了该联盟,在国内,ChinaLedger和BankLedger相继成立,以研究和推广区块链技术为目标的学术机构“万向区块链实验室”成立并活跃着,IBM、微软等传统科技巨头纷纷投入重兵入局,这将又是一个技术英雄辈出的时代,就如群星灿烂的80年代,人们都把区块链比喻为30年前的因特网,还非常不完备,却让人对其未来无限憧憬。与此同时,国家力量也不可小觑,美联储召集全球90家央行在总部举行区块链会议,徘徊在脱离欧盟边缘的英国在考虑是否用比特币代替英镑,加拿大央行宣布开发基于区块链的法币发行,瑞典等国则在测试用区块链登记土地产权,当然,我们中国央行周小川行长也在1月初宣布要发行我们的“数字货币”……

世界最大众筹项目技术漏洞与法律人的未来

okex以太坊今日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