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短几年,乐视就从一个意气风发的小伙子变成了一个穷小子,留给大家的只有那句烂俗梗:贾跃亭下周回国。

贾跃亭,曾经的传奇人物,如今因老赖身份在美国“苟且偷生”,不过大家不知道的是,贾跃亭的梦还没有结束。早在今年5月份,乐视就宣布将会重启手机业务,预计乐视手机将会在9月初与大家见面。

“法拉第”和贾跃亭的未来,都被押注在它身上?

但众所周知,如今手机圈早已不再是当年的性价比时代,随着小米高举冲击高端的旗帜,昔日凭借无限压缩硬件利润走量的策略已不再适用,曾经乐视挤破脑袋想通过打价格战推广乐视手机的行为,已经成为了过去式。

那么如今重新启程的乐视究竟为大家带来了怎样的一款手机呢?

乐视重启手机业务,意味着什么?

在揭晓前,小黑其实对乐视手机充满了期待,因为乐视手机曾经也开创过ID无边框设计、首个使用Type-C接口的先河。在这样的印象下,小黑点开了乐视手机在微博公布的图片。

“法拉第”和贾跃亭的未来,都被押注在它身上?

图片显示,乐视手机采用的是中置打孔直屏设计,但有好事的网友直接调高了这张图片的对比度,并用醒目的红色箭头标注下了顶部和下巴部分。

看到图片后,小黑瞬间被打脸,原来它采用的是水滴屏。不仅如此,这款手机的下巴也是能够达到“停航母”的级别,这要不是官方发出来的图片,小黑还真不信这是乐视即将推出的新手机。

“法拉第”和贾跃亭的未来,都被押注在它身上?

具体配置方面,乐视手机的屏幕尺寸为6.528英寸,分辨率为720P级别,采用的是后置指纹识别方案,初步推测它的屏幕材质为LCD。

从里到外,都很难看出即将推出的乐视手机是2021年的产物,除了Letv醒目的LOGO外,都让小黑觉得这是一个毫无诚意的产品。

“法拉第”和贾跃亭的未来,都被押注在它身上?

不过,换个角度想,如果乐视手机拥有了如今旗舰级别的外观和配置,真就有人愿意为此买单吗?

首先就品牌信誉度而言,光贾跃亭一件事情就够乐视跑断腿了,如果此时出现一款超级乐视手机,也不见得有多少人为此买单。

同时,乐视手机若想脱颖而出,还要看市场答不答应。先不论国外苹果、三星的市场份额,仅仅国内的OPPO、vivo、小米三家厂商都能把乐视压的喘不过气来,若想从这三位大哥手中分一杯羹,乐视需要做的可不仅是推出一款手机这么简单。

“法拉第”和贾跃亭的未来,都被押注在它身上?

再来就是资金、人手问题。大家不知道的是,乐视和乐视手机的运营团队其实并非同一个,负责乐视手机的团队是乐融致新。

乐融致新负责的不仅是手机产品,乐视旗下的智能生态业务也是由它负责。据统计,去年乐视电视售出了40-50万台,这一数据的背后离不开的正是乐融致新。但即便如此,面对竞争激烈的市场,这点销量和利润也是杯水车薪,因此要从研发经费里面抽出一部分来养手机团队,也是相当不实际的事情。

“法拉第”和贾跃亭的未来,都被押注在它身上?

另外,若想研发一款成功的手机,不仅需要庞大的研发团队,各司其职;还需要供应链的帮助,乐视已经离开手机界多年,想必这两点都不能满足。

那说了这么多,是否就意味着乐视手机的推出,根本就是毫无意义的呢?

其实并不是,这还要围绕着5月份那场乐视智能生态发布会开始说起,发布会上覆盖了很多智能设备品类,比如有mini-LED电视、智能手表、儿童牙刷、显示器等。

“法拉第”和贾跃亭的未来,都被押注在它身上?

智能生态就像一个织网,需要核心将它们串联起来才能发挥最大能量,或许乐视手机的推出正是担负着这样一个角色。

也许乐视手机只是个幌子,贾跃亭造车才是重点?

当然,这仅是小黑的猜测,具体如何还要待时间来证明。不过,在发布会宣传阶段有一个细节吸引了小黑注意,不管是5月份的乐视智能生态发布会,还是如今对乐视手机造势,都离不开一个人——贾跃亭,这就不得不让人怀疑,整个事件是不是在为“贾跃亭回国”做铺垫?

熟悉贾跃亭的都知道,贾跃亭造车之心不死。2014年。贾跃亭在美国加州创立FF(法拉第未来)电动车公司,它一度是被认为最有可能赶超特斯拉的公司。创办一家公司简单,运营一家公司却相当艰难,何况还是新能源汽车这样如此烧钱的领域。

“法拉第”和贾跃亭的未来,都被押注在它身上?

刚开始几年贾跃亭执掌的FF还算太平,不仅斥资10亿元在内华达州修建制造基地,但后来因种种原因被迫暂停,不过这依旧抵挡不住贾跃亭造车热情,在2017年时,终于推出了首款量产的电动车FF91,并在CES大展上获得了相当高的关注度,当时很多人都认为贾跃亭的造车之路已经初放异彩。

“法拉第”和贾跃亭的未来,都被押注在它身上?

不料后院起火,在FF91推出当年,贾跃亭的乐视王国全面崩盘,这成了贾跃亭出逃美国的导火索,到了美国后贾跃亭出任FF的CEO。不过没了乐视源源不断的资金,造车梦想也只能化为泡沫,因资金断裂,一度让FF陷入崩溃的边缘。

此时已经负债累累的贾跃亭,依旧没有放弃,倒是施展了强大的融资才能,于次年和恒大合作。以自身45%的股权获得恒大高达20亿美元的投资,但造车成本远超预期,在短短6月的时间里,FF就把8亿美元花得精光,并持续向恒大索要剩余投资。

“法拉第”和贾跃亭的未来,都被押注在它身上?

眼见苗头不对,恒大果断“反水”,终止了与FF的合作,将持股比例降低至32%。FF再次陷入困境,据统计,此时FF账面上的现金仅有1800万美金,拖欠款高达5900万美金。

2019年,贾跃亭正式辞去法拉第未来CEO的职务,由前宝马i8项目负责人毕福康担任。卸任后的贾跃亭还在想办法翻身,申请了破产重组,在这之后贾跃亭不再拥有FF任何股权,决策权也交给了合伙委员会。

到了这里,本以为贾跃亭造车之路已经结束,不过近期又起波澜。在今年年初,有消息称法拉第已经与珠海国资委达成了合作关系,预计会得到珠海国资委的20亿元的投资,以助力法拉第在珠海建立生产基地。

“法拉第”和贾跃亭的未来,都被押注在它身上?

特斯拉在上海、蔚来在合肥、小米在北京,如果法拉第真能“落户”珠海,足以说明法拉第的确存在量产的可能性。再结合今年7月份法拉第成功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的消息,再次加强了这个消息的真实性。

那么回归后的法拉第是否还能与贾跃亭扯上关系呢?据网站显示,在2020年12月份,FF就在珠海成立了一家“法法汽车(珠海)有限公司”,其中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正是乐视生态汽车有限公司的监事,汽车监事则由前乐视汽车法人任勇担任。

“法拉第”和贾跃亭的未来,都被押注在它身上?

值得一提的是,这家公司的董事名为王佳伟,网传他是贾跃亭的外甥,至于真假无法断定,但从投资者FF Hong Kong Holding Limited的信息判断,其实整个团队依旧是贾跃亭的原班人马。

由此可见,贾跃亭依旧对造车有着很强的执念,在不久的将来或许真的能迎来法拉第汽车的量产。不过,此一时非彼一时,如今新能源汽车领域早已不是当初的混战,要想进场还需要拿出真本事。

至于乐视发布新手机,为的并非是要卖出多少,小黑推测这只是乐视不痛不痒的一环营销,为的可能是为法拉第造势,甚至是在为贾跃亭回归做铺垫。至于结果如何,还要待时间去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