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cket历程:一家拒绝了Evernote收购的创业公司如何成长

Pocket
在 27 岁生日的前一天,Nate Weiner 从旧金山驱车前往山景城参加可能是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场会面。Weiner——他自己将名字拼读成“WINE-er”(有爱喝酒之人的意思),在车里不断回放着 Sam Sparro 的“Black and Gold”,回想起曾经经历的初中艰涩岁月,为即将来到的谈判时刻壮胆。
官方网站:http://getpocket.com/
[game id=’309601447′]
[googleplay com.ideashower.readitlater.pro]
那是 2011 年的 4 月 22 日。几周前,Evernote 执行官突然致电 Weiner,表露出对当时还不叫 Pocket(叫 Read It Later)的收购兴趣。Read It Later 是 Weiner 在 2007 年开始的项目,最早它是一个 Firefox 的插件,可以收藏文章稍后阅读。Weiner 对这个突如其来的收购要约感到吃惊——他随手做的产品竟然变成了一门真正的生意,而且是一家拥有三百万用户(大多还是付费用户)的公司想要收购自己的产品。
Evernote 想把 Read It Later 变成自身 remember-everything(记住一切)服务的一部分。而两个产品有着天然的契合点:Evernote 是除了 Email 之外,Read It Later 用户存储资源的最大内容来源处,包括了文章、视频和网页。而 Read It Later 的数据量正在持续攀升——在谈判开展的那个时候每月有 750 万条保存内容。
当时 Evernote 的战略发展部部长 Ken Gullicksen 给 Weiner 开出的收购价格大约在两三百万左右,可是 Weiner 觉得 Read It Later 至少值这个价格的六倍之多。

灵光初现

在 Weiner 的早期职业生涯中,Pocket 和很多其它的项目一样,只是一个小产品而已。当他处于十几岁的少年时期,他就为当地的房地产中介建设网站,并为《007 之黄金眼》制作宣传视频。在大学中,他主修刑事审判专业,却中途退学搬至 Colorado 专心为一档极限运动节目做 3D 动画。
2007 年,Weiner 在 Minneapolis 市做着自由职业,一边做网站开发一边思考着有什么值得创业的主意。他做网站的时候经常会和自己的女友 Nikki Will 一起合作,Will 当时是一家当地广告公司的设计师。闲暇之余,Weiner 把心思都放在了自己的博客 Idea Shower 上,那里有好几个他在运作的项目清单。
其中一个项目可以看成是 QS 运动的先驱,它尝试自动记录用户日常生活数据,而另外一个则是通过实时分析 Twitter 数据来识别可能大热的新闻话题。这个项目运转三天后就被 Twitter 切断了数据来源的通道,Weiner 后来说:“我再也不会做需要调用别人 API 的项目”。
Weiner 几乎通过网上的教程学会如何编程的。07 年 8 月,他首次写出一个 Firefox 插件,插件中有两个按钮——一个用来收藏文章,另一个则用来查看保存的所有数据。8 月 16 号,他发 email 通知了自己的所有朋友,让大家一起来试试这个插件。

成长与惩罚

Evernote 总部里,坐着 Evernote 的创始人兼 CEO Phil Libin,还有 Gullicksen。Weiner 讲演着自己的幻灯片,介绍 Read It Later 是如何吸引到百万用户,如何做到几十万的盈利。
那个时候,只有 Nate Weiner 自己是 Read It Later 的全职员工,他的妻子 Will 帮他做 app 的外观设计,而他的双胞胎哥哥 Max Weiner 则负责 Android 版本的开发。这个类似书签的小项目为 Weiner 截获了前所未有的关注度,产品上线仅仅几个月,就登上了 Digg 首页,随之引入巨大流量。而 Lifehacker 不久后也写了一篇关于 Read It Later 的报道。Weiner 开始往 Read It Later 中不断增添新功能:允许离线阅读文章、跨浏览器同步收藏内容和一个 iPhone 版本的应用——这款 2.99 美元的应用为 Read It Later 带来了盈利。所以 2010 年,Weiner 搬至洛杉矶,开始将精力全部放在 Read It Later 上。
不过,Read It Later 几乎在诞生之初就遭逢了竞争对手。2008 年元月,Tumblr 开发者 Marco Arment 发布了 Instapaper,并称只有自己的产品才是第一款真正的 read-it-later 服务。一开始,Instapaper 在几个浏览器上都提供了服务,并且支持同步、重新排版文本以及离线阅读的功能,Arment 说这些是 read-later 服务的必备要素。
而 Arment 一直对 Read It Later 怀有轻视之意,“Weiner 在最初几年几乎抄袭了 Instapaper 的所有功能”,Arment 说道。但 Weiner 否认了抄袭的说法。
随着 Read It Later 的流行度不断上涨,Weiner 的野心也随之增长。他觉得自己产品可做的事情远远超出了目前的形态,它同样可以收藏视频、食谱、旅行资料,甚至是购物清单(Pocket 表示其服务可以为商品带来惊人的转化率,而电商功能未来将是 Pocket 主要研发的方向)。
同时,Weiner 的对手们只出现在单一的平台和操作系统上,比如当 Weiner 和 Evernote 谈判时,Instapaper 还没有推出自己的 Android 版本。而它后来几月推出的阅读清单功能,仅仅局限于 Safari 浏览器中。Weiner 知道多数人都会在多个浏览器和平台间切换使用,所以他的产品必须得符合这一状况:“用户们不会想把这些内容收藏到十个箩筐里的”,Weiner 说,“他们只想要有一个地方来存放所有的东西”。
Libin 和 Gullicksen 专注地听着 Weiner 的讲演,据 Weiner 回忆,当时 Libin 表露出合作的巨大兴趣,Read It Later 是用来存放东西的,而 Evernote 则是永久地记录,他们就像是天生一对。但 Gullicksen 怀疑他们是否可以满足 Weiner 开出的价格。会议结束后,Weiner 和 Libin 愉快地握手结束了会谈,并且满怀希望地回到了洛杉矶的家中。他和他的妻子叫了外卖披萨来庆祝,“我们尝试慢慢接受刚刚发生的一切”,Will 说,“未来我们生活的新篇章会是什么样的?”
两天后,Gullicksen 拨通了 Weiner 的电话,告诉他 Evernote 仍然很想收购 Read It Later,但是——只能维持原价。

成为动词

Read It Later 值多少钱,取决于最后它能成为多流行的事物。Pocket 和一系列创业公司很像——比如 Facebook,比如 Twitter。Facebook 让“Like”这个动作流行起来,Twitter 则产生了一个新动词“tweet”,Foursqaure 则带来一批“切客”(check-in),Pocket 希望可以使“save”流行起来,然后靠和出版商、零售商以及用户保存的所有商品的提供者合作以赚取利润。
Pocket 团队觉得自己像是追随 Evernote 和 Dropbox 的后辈,提供的都是在一个地方存储东西,而稍后可以从任何地方再次打开的服务。不过相比之下,Evernote 和 Dropbox 的成长要迅速得多。Evernote 有超过 6000 万的注册用户,Dropbox 的用户则已经过亿并且盈利。而 Pocket 的用户估计在今年暑假期间达到 1000 万用户,并且由于 Pocket 从去年开始将服务免费,公司没有收入来源。
Weiner 觉得,Pocket 用户未来会用 Pocket 来处理更为复杂的项目,比如最初大家只把 Pocket 当成阅读器,但后来随着平板、Google Glass 和其它可穿戴式设备出现,当前世界已经转化成屏幕的世界,而 Pocket 将会成为人们向新平台转移内容的工具。

对Evernote说“No”

正因 Weiner 对 Pocket 的未来怀有远大的愿景,所以当 Gullicken 说出维持原价的时候,Weiner 拒绝了收购邀约。他觉得 Evernote 只会把 Read It Later 变成自己产品中的一个子功能,而不是他所想要的完全属于自己掌控的一个完整的产品。Weiner 开始转向寻找风投,他在 Minnesota 工作时结识的创业顾问 Jonathan Bruck 为他提供了非常关键的资源牵线。Pocket 现在已经从 Foundation Capital 和 Baselin Ventures、Google Ventures、Founder Collective 处获得 750 万美元融资。
Weiner 第一次有钱来雇佣自己的员工,目前 Pocket 有 13 位团队成员——和 Instagram 卖给 Facebook 时的人数一样。去年,经过内部的激烈论争后,团队决定将 Read It Later 改名为 Pocket,可以让产品听起来更加温暖和友善,他们希望,这个名字也可以告诉用户——Pocket 不仅仅是用来收藏“阅读”内容的。
四月份,Marco Arment 宣布他已经将 Instapaper 卖给了 Betaworks。他从去年开始就对这个产品失去了兴趣,并且逐渐将其搁置一旁。最终,Arment 得出了和 Weiner 一致的结论——为了将产品做得足够精致和亮眼,你必须全职且全心全意来做这件事。
现在,Digg、Bitly、Chartbeat 和 Dots 背后的智囊 Betaworks 将接手做这件事了。但是 Betaworks 并没能创造新的“动词”,相比之下他们的商业模式已经显得有些过时了。“当用户下载产品的时候,当用户订阅的时候,公司就获得了收入。”Betaworks 的副总裁、Instapaper 和 Digg 的 CEO Andrew McLaughlin 说,“我们试图在一开始就把产品做得足够 awesome,以此来吸引用户。Marco 证明了这个商业模式很奏效,而现在我们也想这样做。”

成长黑客

周五,Pocket 团队聚集在他们 Market 大道上的办公室里,分享他们一周以来“hacking”的成果。团队成员们想了很多把 Pocket 分享到世界的主意,这一周的主题十分简单却也十分紧要:如何让 Pocket 成长得更快。
对很多 Pocket 的用户来说,Pocket 已经变得不可或缺了。大家每天从超过 400 个应用中保存超过 130 万条内容。但是对很多普通用户来说,他们得安装书签功能、下载 Pocket,下载合作的 app,然后学习使用如何从每个 app 中保存内容到 Pocket。
所以这一周内 Pocket 的成员们都在努力减小使用上的阻力,不过“一旦你明白了如何使用并且开始使用了,我们就会得到大量这样的用户评价——我不知道没有了 Pocket 我该怎么办”,Max Weiner 说,“但是学习曲线确实仍然存在”。
Weiner 表示,独立的 Pocket 正在迅速成长,拥有大规模的用户数量,“当你发现你正站在如此快速成长的行业前沿,你会觉得这是非常让人激动的体验,而所有我想做的就是,让人们来使用我的产品。”

原创文章,作者:dApps,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hinaapp.org/inside-pocket-how-read-it-later-beat-rivals-to-build-dvr-for-everything.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