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1月,北京海淀人民法院判决了一宗由百度在线网络技术(北京)有限公司报案触发的案件,11名被告人因合同诈骗罪被判刑,其中最高刑期高达11年。

尽管互联网领域的“刷量”已经是行业内公开的秘密,但一宗金额仅百万级的案件,却将百度这样的互联网流量巨头的APP也难逃被刷量安装的现实,推出水面。

刷量,具体是指在短时间内虚增APP产品数据的造假行为。刷量与正常推广的关键区别在于是否有真实的APP用户存在。

刷量的动机分为两种,一种APP的开发方或运营方为了美化数据吸引投资主动刷量;另一种是他们向第三方推广公司提出正常推广要求,但在推广过程中,第三方公司或其合作方为攫取丰厚的利润实施刷量。

2000部手机摆满墙,惊动百度报案!互联网刷量的水到底有多深?

2018年7月,百度报案称发现百度手机卫士APP被刷量。2019年3月,警方在抵达位于广东汕头写字楼内的两间办公室时,发现了多个装满手机的“手机墙”,每个“手机墙”由近百部正在运行的手机组成。“手机墙”总共有2000多部手机,都装载了一个“刷量神器”,可以自动执行刷机操作。每刷机一次,手机的各种设备信息就更新一次,继而伪造成一部新手机,模拟真实用户进行操作。

手机墙的构建团队共6人,各有分工合作。有人负责刷机程序的技术开发。有人承担外联的重任,通过微信、QQ等网络平台,寻找持有APP渠道安装包的上家,建立合作关系。APP开发者通常会给各个分发渠道制作不同的渠道安装包,每个渠道安装包都有一个专属渠道号,便于识别流量是从哪个渠道来的,通过统计对应渠道号上的数据结算推广费

2000部手机摆满墙,惊动百度报案!互联网刷量的水到底有多深?

目前,安卓手机APP推广有多种结算方式。该案涉及的结算方式为CPA,是指按有效激活数付费,有效激活可能包括下载、安装、运行、注册、下单等行为。

此案中,串联起百度与刷量公司的是难以计数的中间代理商,一条推广——刷量的隐秘链条被展现出来。6个不同的代理商都流向同一家刷量公司,而代理商的上游还有另外的经销商,以此推导,这条产业链上至少有4个层级。每成功刷一遍百度手机卫士的安装包,刷量公司能获得来自中介1元左右的报酬,中间商因处在产业链上的层级不同,能赚取0.1到0.4元的利润。

2000部手机摆满墙,惊动百度报案!互联网刷量的水到底有多深?

早在2017年,北京警方联合重庆警方就破获了首起刷APP获利的“黑产”公司。 3款直播类APP的开发公司,在4个月内被骗走了1200余万元。

实际上,据业内资深人士观察,自2010年以来,APP产业链经历了从真量到假量的过程。随着APP创业的红利期逐渐消逝,每个渠道的用户量是有限的,真实推广的成本越来越高,造假便成了常规操作,也是整个行业内的痛点。

在既往的认知中,刷量基本都出现在流量不足的开发方,而此次百度这样的流量巨头,也最终跌入“刷量”的陷阱未能幸免,可见这一互联网领域的灰产,其规模、量级正在触及整个产业发展的红线,严刑峻法,已然不可避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