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ggl
在Instagram未成名前就有这样的一款应用,被 Instagram 赶超的拍照应用Hipstamatic,不难发现它挣扎地那么痛苦的原因。模糊的发展方向,紧张的内部环境,以及无序的发展计划让这家靠同名应用软件 Hipstamatic 扬名的公司陷入了困境。今天,他们给出了其复兴计划的最新答案,一款尚在内测阶段的拍照社交软件,Oggl。
Oggl
在与 Instagram 的竞争中,Hipstamatic 可谓输得彻底。前者被 Facebook 以 10 亿美金收购并拥有超过 1 亿用户而后者则深陷发展以及财务困境。 尽管用户数量只有 Instagram 的百分之四,约为 400 万,但这是一群相当活跃的忠实粉丝,每个月能拍摄 6 千万张照片。自 Hipstamatic 诞生以来,人们已经用它拍摄了 20 亿张照片。
Oggl 是 Hipstamatic 尝试建立创造性社区的产物,是一款带有社交属性的移动拍照应用,今天开始以“邀请”的方式在 iOS 平台上提供下载。Oggl 像是 Instagram 和500px的混合物,将为用户提供结合了 Hipstamatic 独特的滤镜和社交互动的体验。
2006 年,Hipstamatic 以设计公司的形式成立,主要与初创公司和互联网企业合作。3 年后这家公司发布了单价为 1.99 美金的同名软件 Hipstamatic,一款可以把 iPhone 变成宝利来相机的拍照应用。
在过去,Hipstamatic 用户只能在拍摄前选择滤镜并且进行一些极其有限的修改,就像使用一台真正的老式宝利来相机。Oggl 则允许在拍照前或者拍照后进行这些诸如选滤镜,换镜头和其他操作。Lucas Buick 是 Hipstamatic 的 CEO 和创始人之一,他认为用户喜欢在拍摄完照片之后再选择最好的作品进行后期加工,他们只会分享最好的作品而不是所有的作品。
Oggl
Oggl 目前只在 iPhone 上运行,“捕捉场景”和“精选展示”这款应用的两个特色。
这里的捕捉即拍摄,却更强调拍摄在先修改在后,Oggl 希望让用户先关注于捕捉有趣的画面再去考虑照片的后期制作。和 Hipstamatic 不用的是,Oggl 在拍摄前或者拍摄后都可以对照片进行修改。比如用户可以在预设的“favorites”或者情景滤镜(situational filter)里选择他们喜欢的样式。 “favorites”可以被理解成照片的白平衡设置,情景滤镜则为“每个场景下最完美的滤镜选择”。此外,他们还与著名的摄影师们协同制作能够在不同光照和环境下拍出最合适相片的滤镜。比如风景,肖像,夜间,食物和夕阳等。 当然,Carmera+ 和 Instagram 之类竞争对手一开始便具备这些功能了。
精选展示则意味着用户利用 Hipstamatic 的圈子来有针对性地分享他们最满意的作品。Oggl 里有一个类似编辑精选(Curated Editorial Feed)的频道来展示官方挑选的创意照片。用户们的作品被分类收集,例如每日流行趋势,事件,或者地理位置。
社交网络对 Hipstamatic 来说是个全新的元素。这家公司并不认为社交是它的服务核心所在,但是在用户的强烈呼吁下这也是不可避免的一个趋势。随着社交功能的加入,Oggl 用户可以在这个社区能分享自己的最佳作品或者从别人的作品里寻找灵感。与 Hipstamatic app 不同的是,Oggl 并不把照片推到诸如 Twitter,Facebook,Instagram 等其他平台上去,而是在一个更加有针对性的圈子内进行分享和评论。
Oggl
Oggl 本身是免费下载的,并且免费附带五种镜头和胶卷。如果要使用更多的工具则需要支付每月 0.99 美金的费用去订购它们,这笔费用包括了所有的镜头和胶卷以及它们的更新版本。Hipstamatic 用户可以把他们购买过的服务转移到 Oggl 上来。

重回轨道

对 Hipstamatic 来说,Oggl 的发布是其自去年 8 月的裁员事件之后重回发展轨道的重要一步。在那段时间里,他们裁掉了除 5 名核心人员之外的所有员工。然而目前该公司似乎正在恢复,因为从周二的新闻发布会来看,他们又招了不少新人。
在发布会上,该公司同时宣布了旗下的移动摄影杂志应用 Snap Magazine 成为了苹果 App Store 上排名第一的相片及艺术类杂志,有着每月 40 万的读者。该杂志由 Hipstamatic 自己编辑,把用户最出彩的照片挑选并呈现出来,可能会推送广告或是做一些应用内购买的东西。
Oggl 目前还处于邀请试用阶段,感兴趣的朋友不妨到 Oggl 官网上申请资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