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Leigh Alexander
设计带有可靠AI、基于对话并由叙事驱动的游戏是个巨大的挑战,因为这需要相当复杂的系统。当对话成为主要游戏玩法机制时,玩家会很容易注意到系统的局限性,或者游戏世界的社会结构响应并不自然的情境。
但是,许多开发者依然在这片领域上探索,创造各种变量和矢量,让游戏角色感觉起来像是带有自然行为的人类。在本周的游戏开发者大会上,许多开发者在演讲中陈述了他们细节化AI系统的方法。

Prom Week

Prom Week


《Prom Week》在这一领域上的进步使其获得了独立游戏节提名,这款游戏由加州大学圣克鲁兹分校Expressive Intelligence Studio开发,旨在呈现出更深层次且更为复杂的社交模拟类性,而不是普通的对话驱动游戏。玩家通过与其他角色的互动来实现故事目标,他们需要在社交过程中制定有效的策略。
在《Prom Week》中,角色有着各种不同的特征,比如令人同情或傲慢自大,角色有自己的言辞方式,而且同游戏世界中的其他角色也有一定的关系。在游戏健全和复杂的AI系统中,影响与角色互动方式的主观关系值和可能改变目标的重视值也有一定的作用。
该游戏开发者是Expressive Intelligence Studio的成员Michael Treanor,他在游戏开发者大会上向众人呈现了这个系统,他说道:“我们并非尝试模拟现实,我们制作这款游戏的目标只是为了呈现特别形式的媒体体验。”
角色的响应取决于“接受或拒绝”规则,系统会根据玩家的选择做出最正确的响应。最值得关注的是,在《Prom Week》世界中,互动能够产生持续性的状态改变。其AI系统通过间接作用——社交交流的传递结果呈现了自身的独特性。
Emily Short是有关语言游戏的资深人士。她和《Cotillion》制作人Richard Evans创建了Little Text People,该工作室近期被Linden Labs收购。
《Cotillion》被描述为“礼仪互动喜剧”,游戏中呈现的是简·奥斯汀时代极为普遍的社交行为。Short想要让玩家在游戏世界中分别体验到恰当和不恰当的行为,她说道:“游戏中呈现了类似《模拟人生》的自由度,但是我们每章节的设计时限为30分钟左右。”
她解释称,这个目标令人感觉并不像是制作游戏,而更像是呈现“许多互动文字”。游戏具有即时互动功能。Short解释道:“无论你是否做出动作,AI角色都会继续自己的行为。你可以等待片刻,看看会发生什么情况,然后再参与到角色的行为中。”
《Cotillion》完成了更深层次的模拟开发挑战,它是款多人游戏,而且完全分辨不清哪些功能由玩家运转,哪些功能由NPC运转。所有角色(dApps注:包括由玩家控制的角色和非玩家控制的角色)都有相同的情境支持。游戏结构以相信和质疑系统为基础,如果有个角色表达了自己的观点,其他角色可以选择以标准的方式相信他并与之探讨相同的问题,或者提出质疑以及引入新的话题。
Short说道:“但是,这样的系统依然未能实现我们心目中的丰富性和多样性要求。”角色互动关系还应当带有情感成分:比如质疑他人可能会让他们感到愤怒,或者提及财富可能会让他们嫉妒。
有效内容库可以通过专门化系统进行细化:可以根据情景来设置被激怒等简单的情感层次。结果就是:根据不同情境,将相信同角色可能产生的反应,以及专门层次结合起来,这可以创造出庞大复杂的社交世界。
在此基础上,Short描述了《Cotillion》中的角色如何通过可编码的特征列表获得各种性格。比如,健谈的角色在系统中会频繁做出响应,说话的概率更大,而且该类角色还会迅速回应自己喜欢的特定话题。爱提供建议的角色则更喜欢带有“正确”标签的观点。
Short强调称:“这为我们创造了一个介于对话信息内容和情感内容的接口。我们可以生成标准的简·奥斯汀时代短对话,但是这在叙事上并不具有很强的吸引力,可能也不会受到玩家的认可。”所以,场景的生成同角色的目标有关。
Little Text People的Richard Evans表示,该做法的灵感来源于Harvey Sacks(20世纪60年代末美国社会学家)有关对话分析的理论,尤其是成员分类和话轮转换。角色可以同时扮演多种身份,比如达西先生可能是好友、兄弟以及舞会客人,而角色在每个场景中会有不同的性格特征,他可能是个很忠实的亲戚,但是在舞会上表现很糟糕,因为他不喜欢跳舞。
假设某个角色在晚餐时做出奉承的举动。系统会根据达西先生的各种角色来评估他所做出的反应。《模拟人生》会评估友好度等级和浪漫等级。与《Prom Week》相似,《Cotillion》会评估3项元素——另一项就是说不清道不明的“酷”元素,它无需指明两个角色之间的关系,就可体现角色针对他人观点和行为的应变能力。
话轮转换是个非常复杂的系统,决定了接下来说话的人。群体中的某些参与者将首先说话,如果有人不按照社交顺序打断某些人发表意见,就会出现尴尬的结果。
负责制作《Storybricks》的Stephane Bura也在努力在处理同样的设计挑战,尤其是复杂系统缩放方面的挑战。依他的观点来看,创建“意图”可以部分解决这些难以缩放的庞大行为网络的问题,“意图”能够减少创建行为所需的规则数量,因为意图可与多种属性相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