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Dan Pearson (Gamesindustry)
除非你特别留意法国手机游戏发行商Gameloft,否则你一定会发现其规模比你想象的更大。迈克尔·吉利莫特(Michel Guillemot)的这家公司目前拥有4500名开发者,分布在全球25个工作室中。公司向新市场的扩张也非常快,最近刚刚宣布与日本著名社交手机公司Gree达成合作,这也充分体现了Gameloft所拥有的极富前瞻性的战略眼光。Gameloft
在双方宣布达成合作的同时,还推出了Gameloft的首款社交卡牌战斗游戏《帮派天下》(Gang Domination),记者在现场对Gameloft全球发行业务副总裁冈扎格·德·瓦洛伊斯(Gonzague DE Vallois)进行了采访,他对此次合作、公司向社交手机游戏领域的转变以及业界关注的Gameloft对于剽窃游戏的具体政策等方面表达了自己的看法。以下是采访实录。
问:给我们透露一些和Gree的合作细节吧,仅仅是合作一款游戏,还是要长期合作下去呢?
瓦洛伊斯:目前只是合作推出一款游戏,我们和Gree之间的合作关系还处于萌芽期,所以还需要根据此次合作的效果来决定以后双方的走向,所以目前只有《帮派天下》这一款游戏。
问:这款游戏是不是要和即将发布的Gree全球综合平台同时推出?
瓦洛伊斯:是的,这是我们的目标。
问:这是一款基于微交易的游戏吧,但是在玩家购买卡片之后,开发者所提供给玩家的道具是随机的,而不是玩家指定的,这是受到了日本游戏风气的影响。你觉得用户会为一些事先并不知晓的道具付费么?
瓦洛伊斯:它融合了随机中奖系统和普通免费增值游戏中的道具商店的特点,我们认为这种做法同样是令人兴奋的,只要它是公平的就可以了,这种变化也正是Gree所擅长的。
虽然玩家事先并不知道自己将会得到什么,但他们仍然会因此而感到兴奋,因为他们知道自己将会得到相当棒的道具。通过这种方式,玩家能够在短期或中期赢得最好的卡片。而我们只要把握好游戏的均衡度,同时不在游戏体验方面忽悠玩家就可以了。
问:这款游戏的体裁和美术风格貌似深受“亚洲风”的影响,作为一家欧洲公司,你打算针对其他国家或全球对游戏进行设计么?
瓦洛伊斯:其实它就是针对全球市场发行的,的确,今天上午你所看到的一些画面是亚洲风格的,不过游戏中的三个地区有三个风格迥异的帮派,所以我觉得我们在游戏中对“亚洲风”和“欧洲风”做到了很好的平衡。
游戏的玩法是非常“日本”的,游戏卡模式在日本已经非常成功,但是还没有在世界范围内进行普及,不过在我们的产品组合里已经出现了类似的东西,比如在UNO中出现的游戏卡就表现得不错,所以我们对于游戏卡模式是非常有信心的。
问:这能把游戏推向全世界么?
瓦洛伊斯:这的确是Gree新平台的发展目标,他们正在把日本的平台和Open Feint平台相融合,所以这将是一个全球性网络。
问:Gree是如何参与到你们的游戏开发中的?他们会提供一些度量信息来协助你们么?
瓦洛伊斯:我们达成了一项销售协议。鉴于他们对平台的拥有权,我们必须保证自己能获得足够多的度量信息来对用户体验进行优化。这就是销售,因为他们对此类游戏和日本市场非常了解,所以我们需要依靠他们所提供的度量信息来对游戏进行改进。
问:在我看来,Gree平台所具有的明显优势之一是它能够大大提高游戏的曝光率,但是你们仍然需要在平台上和其他开发者进行竞争。那么在你看来,相对于App Store或Android Marketplace来说,Gree平台都能为你提供哪些优势资源呢?
瓦洛伊斯:我们感兴趣的是,Gree是一家在日本移动社交领域拥有强大领导力的公司,他们的实力非常强,同时对我们的合作比较感兴趣。其次,他们在卡片游戏领域深耕细作了多年,是这方面不折不扣的专家。这是新的平台,我们并没有因此而和Gree签订与苹果或谷歌互斥的协议,我们认为这将是个非常有趣的一个部分,所以对于我们来说就是增加了一个新的平台而已。
目前我们已经与200家运营商、不同的操作系统持有方和不同的OEM商店进行着合作。因此,三星的应用可能会是我们在谷歌Marketplace和亚马逊App store等平台上的竞争对手,我们拥有许多合作伙伴,我们认为Gree是一个潜力非常大的伙伴,但它毕竟还是一个新的合作伙伴,并不能与现有的对手进行相互竞争。
问:它还将提供横跨Android和iOS的跨平台游戏?
瓦洛伊斯:据我了解,是的。
问:和Gree一样,你们在世界各地也有不少工作室,你们会针对不同的地区开发特定的游戏么?
瓦洛伊斯:Gree旗下的25个工作室的共同目标就是在吸纳当地的游戏人才来设计符合当地市场需求的游戏。例如,纽约的工作室会开发和橄榄球相关的游戏,而北京的工作室肯定就不会这样做。而这也正是我们认为与Gree之间的合作能够成功的原因所在,因为和Gree进行合作的正是我们的日本工作室。
因此,这些本地工作室的发展目标是能够开发出针对当地特定市场要求的游戏。
问:对于西方市场来说,社交手机游戏还是个相对新颖的发展方向,你们有没有向这个方向转变的计划?还是打算继续专注于单机游戏?
瓦洛伊斯:如果你关注一下我们在过去六个月内所推出的游戏,你就会发现一个重大改变,那就是我们正在向社交领域积极转移。移动游戏将会变得更加社交化,我们在这一点上与Gree达成了一致,双方都认为这将是游戏市场未来发展的必然趋势,如今已经发生在日本市场上,同样也将发生在欧洲和美国市场上。
问:《混沌与秩序》(Order and Chaos)算是在社交游戏领域获得成功的一个案例吧?
瓦洛伊斯:是啊,这是一次很棒的经验。不过Gree比较偏向于休闲游戏,而《混沌与秩序》则是一款并不休闲的硬核游戏,但这款游戏的社交化程度是比较高的。我们在《混沌与秩序》上所获得的成功表明社交手机游戏可能将会成为我们未来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而这也正是我们为何又新增了多款社交游戏的原因,例如《俄勒冈小道》(Oregon Trail)和《梦幻庄园》(Fantasy Town)等已经上线了。
如果你关注一下Let’s Go 3,这款游戏已经发布9个月了,每个月我们都会对其进行更新,最近的一次更新就是让它变得更为社交化,为游戏添加社交功能是满足未来用户核心需求的必然趋势。《混沌与秩序》已经为我们积累了丰富的成功经验,尽管它是一款硬核游戏。
问:很显然,社交手机游戏的成功在很大程度上要依赖于通信基础设施和合理的流量资费等你们所无法控制的因素,你认为这些基础设施已经做好准备了么?
瓦洛伊斯:在美国,4G网络正在部署,因此,这是大势所趋,而对于欧洲……迟早会到来的。虽然西方的基础设施现状不像日本那样完备(不管你身处日本何处,你都能获得完美的3G体验),但是我认为这种情况肯定会有所改观,和日本相比我们可能会需要更长的时间,但终究会实现的。
而在运营商的“数据流量计划”也正向着正确的方向发展,当然,一些运营商已经表示不再提供无限量的数据服务,所以每个地区都会针对自己的市场做一些局部调整,但是从总体上来说,我觉得正在向正确的方向发展。
问:过于分散也是欧洲市场的一个大问题,和美国与日本相比,法国、德国和英国已经脱颖而出,但在需要到什么时候你们才能针对其他的欧盟国家推出本地化的游戏呢?
瓦洛伊斯:欧洲市场的确比较分散,不过目前我们已经在意大利和希腊等地进行了本地化……许多分散的小市场一起组成了一个大的欧洲市场,如果你只关注英国、德国和日本,那么你最多只能获得30%的欧洲市场。
虽然欧洲市场非常复杂,但是对于这个庞大的、快速发展中的市场来说,绝对值得一试。
问:你有没有发现在欧洲市场进行运作还会因为欧元的汇率变化而得到一些好处?
瓦洛伊斯:我们在欧洲地区的业务占到整体的三分之一,而欧洲团队的比例却低于三分之一,所以我们在美元、欧元、日元和人民币等货币方面达到了一种平衡状态,货币的汇率变化不会对我们产生太大的影响,毕竟我们是一家国际化的企业。
问:对于游戏的版权和剽窃之间的界限日益模糊的现象你作何感想?我知道Gameloft一直以来的立场是从来不去模仿游戏平台上已有的游戏,但是你认为有没有必要提高游戏的知识产权监管?
瓦洛伊斯:对于那些明显的商标侵权或剽窃行为,我想苹果和谷歌的态度就已经相当清楚了。我认为游戏市场的规模将会发展得更大,也会变得更加多样化,所以开发者必须能够针对不同的用户制作不同的游戏,那么这也就意味着在面对更为广泛的用户时需要更多的创作空间。
我不知道是否有办法能对这种现象加以规范,但是市场的成长就意味着需要更多的创新,同时由于社交属于新的领域,所以就需要更多的创新。如果你关注我们最近推出的游戏的话,就会在里面看到许多更为有趣的元素。
问:目前有人认为Gameloft的一些游戏已经越过自己底线而从模拟“上升”到了模仿,你对这种论点作何回应?
瓦洛伊斯:我们认为在电子游戏领域存在一些关键的要素,比如在足球模拟类游戏中,有FIFA和《实况足球》(Pro EVO)等游戏,但我们自己的《世界足球》(Real Football)也已经有9年的历史了,从Java到iPhone等等,我们并不能对足球的玩法进行重塑,必须遵从“11人VS11人”的比赛规则和战术安排等。
如果你看一下《世界足球》的最新版本,你会发现我们的控制系统是绝对既新颖又独特的,与FIFA和《实况足球》完全不同,所以我们的游戏中仍然会有一些和其他游戏共通的关键元素,但是我们却在不断尝试为玩家带来最棒的游戏体验。
我不认为我们有什么越线的行为,我们总在不断尝试着把一些与游戏的体裁、平台和体验相关的新东西带到游戏中,从而让我们区别于现有的其他游戏。
问:我想问的最后一件事情是你们和Gree在功能手机市场营收比例方面的对比,欧洲和美国市场显然与日本一样已经越过了“功能手机时代”,正在向智能手机时代转变,但是如中国和巴西等发展中国家的市场却还是在沿用以往的技术,你是如何看待这些情况的?
瓦洛伊斯:功能手机相关业务仍然占据我们总收入的一半,因为我们在印度、南美和亚太地区的市场中一直保持着非常强劲的竞争力……上周我还去了一趟墨西哥,那里的iPhone普及率和其他市场有着显著的不同。
功能手机的市场仍然是非常大的,至少占到全球手机销量的一半,所以虽然在欧洲、日本和美国等地区我们看到智能手机正在大行其道,但实际上在世界上的其他地方,比如巴西等地,功能手机仍然占据着巨大的市场份额,并且发展得也非常良好。
此外,功能手机的游戏体验如今也越来越好了,我们在智能手机上所达到的游戏体验完全能够复制到功能手机上,后者的发展潜力是不容小觑的。
其实,功能手机和智能手机之间的分界线也变得越来越模糊,比如诺基亚最新的S40系列,一样拥有非常不错的上网体验、一样拥有触摸屏、一样拥有较高的分辨率。在功能手机上我们也能够提供上佳的游戏体验,所以这仍然是一个庞大的市场,它们在日本市场的占有率接近70%,而在欧洲约有50%。
问:这显然会增多你们所推出的游戏的种类,那些社交手机游戏也会重视这部分市场么?
瓦洛伊斯:我们需要重视每一个地区的每一部手机,所以我们会根据人们的手机为他们提供不同的社交体验。社交化是大势所趋,我们必须在这方面使用每个地区的实际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