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lubHouse在国内火不过3天。”为什么?这或许是语音产品缺少沉淀的基因决定的。

2月初,特斯拉CEO马斯克的站台带火了上线不到一年的Clubhouse。2021年以来,该软件已实现全球800万下载。南都记者注意到,随着Clubhouse的火热,语音社交这波风潮快速吹向国内。据媒体报道,已有至少十个团队在“复刻”,映客便是其中之一。

2月11日,除夕当天,映客的语音社交APP“对话吧”上线,其产品形态、使用功能和Clubhouse没有太大差别。与之不同的是,对话吧开发完成后第一时间就同步上线了苹果和安卓商店。内测期间,团队主要通过邀请各路大V使用。“整个产品从研发、设计到测试,仅仅用了6天时间”,映客董事长奉佑生介绍称。

在官方介绍中,对话吧旨在为每个用户提供平等的对话机会,进行高质量社交。目前采用邀请注册制,一个普通用户有3个邀请名额,每个人都可以创建房间,类型有公开和私密两种选择。

2月20日晚,奉佑生用自己的人脉组织了一个线上音频局,与包含包凡、朱啸虎、周亚辉在内的创投圈大佬做了一场主题为“在中国能做成一个Clubhouse吗”的对谈。此次谈话引发互联网圈内人士关注。

不过,一天后,该APP便从应用商店下架。目前,用户在应用商店内已经无法搜索到“对话吧”APP,但已经下载的“对话吧”APP仍能正常使用。映客方面对南都记者回应称“正在技术升级和形态调整中,具体上线日期未定”,目前在线人数约1万人左右,“如果举行活动,后台有承载压力”。

有用过该APP的人士告诉南都记者,可以进入不同的主题群沟通,能学到不少知识,早上洗漱时也能当做背景音,但有活动的时候还是会有卡顿,掉线等情况。

几乎参与的创投圈人士都认同以对话吧为代表的新一代语音社交产品,有着广阔的想象空间。但对于映客来说,就看其如何在抢到先机的基础上,持续破局。

艾媒咨询CEO张毅指出,目前国内大约100~200家团队都在音频社交领域试水与布局,原先主打音频的公司已经在做产品改良或升级,包括巨头也在筹谋相关的团队探索,这使得音频社交赛道迎来了有机会承载商业模式的时机,对消费互联网来说也是一个难得的“风口热点”,“当然类似Clubhouse模式能否成功还有待商榷和时间的验证”。

奉佑生在直播中也坦言,目前想到的关于“对话吧”App的4点难题,包括内容监管。据其称,因为前面已经有做映客直播的经验,机器审核与人力审核基本能够克服。其次,互联网巨头进入做怎么办?奉佑生表示,在这种情况下只能拼速度。同时,产品运营初期可以借助名人效应,后续还需要大量的KOL(关键意见领袖)。此外,在商业逻辑上的考虑,音频流量需要较大的成本投入,商业生态能否形成闭环也将是一大考验。

南都记者注意到,除了对话吧,映客已经形成了自成体系的互动社交产品矩阵。除了映客主APP外,其产品“积目”专注于打造垂直于90-00后青年文化人群的社交平台,“对缘”则是主打下沉市场的“云相亲”平台,而在语音社交上,映客也早早布局了产品“不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