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对华为打主意?美国要求希捷断供硬盘,遭希捷硬怼

去年8月,美国商务部出台了一则《最终规定》,主要就是加强限制华为采购与美国特定技术或软件直接关联的产品,比如硬盘驱动器,对于美国的“硬盘禁令”,说白了就是一种“美式霸权”,企图变相封锁、打压中国的华为,可能是中国的崛起让美国恐惧,今年5月份,美国又要检查过去几个月的执行情况,以确保华为真的买不到硬盘。

又对华为打主意?美国要求希捷断供硬盘,遭希捷硬怼

当时美国商务委员会资深成员向三家硬盘制造商发起正式问询,要求查明希捷、东芝和西部数据这三家企业是否对这一“禁令”信服,以及所有向华为出售产品的许可证的申请状况。

其实对于美国这一无理举措,即便是美国企业也发表了不同看法。希捷发言人就曾经表示,该公司确认遵守所有适用的法律,包括出口管制法规,但不对特定客户发表看法。

去年9月,希捷首席财务官罗马诺也曾在投资者会议上说了这样一番话,说“希捷仍在进行最终评估,但据我目前所知,对于继续留住华为或任何其他中国客户这一方面,我没看到任何特别的限制。所以,我们并不认为我们需要一个特定的许可证。”

听起来希捷已经有些硬刚美国商务部了,其实希捷并不是第一个对美国这种措施不满的企业。要知道,封锁华为堪称是美国前总统特朗普的政治“遗产”,也是他卸任前最后的疯狂。但是美国忘了,害人终害己,美国想绞杀中国企业,不仅会错失中国市场,还将导致美国企业无法充分参与全球化,据新京报报道,美国芯片企业高通公司曾经游说过美国政府取消这个限制,允许高通对华为销售骁龙处理器,甚至提醒美国政府他们的芯片禁令可能会把价值高达80亿美元的市场拱手让给高通的海外竞争对手。

美国企业对政府的“内讧”,足以可见这项举措对自身的伤害有多大。

但是即便美国承担着损失来封锁华为,华为在芯片断供之后也依然保持着增长势头,2021年3月华为发布了2020年年报,数据显示华为全年实现销售收入人民币8914亿,同比增长3.8%,净利润高达646亿人民币,同比增长3.2%。此外,华为在4月份的分析师大会上还表示toB业务芯片储备是充足的,这意味着三大业务中的运营商业务和企业业务在芯片供应上目前还是安全的。

对于纹丝不动的华为,美国选择对希捷再次下手。根据外媒10月27日消息,美国参议院共和党人发布了一份报告,声称美国主要的数据存储设备供应商希捷还在继续向华为出售硬盘驱动器,希捷违反了美国的出口规定。

现在希捷与美国相关政府官员开始持对立观点,分歧很大。希捷认为硬盘和固态硬盘并不是在美国制造的,所以不受禁令限制。

但是美国的政客显然没心情“讲道理”,他们认为虽然硬盘和固态硬盘都不是在美国制造的,但它们使用的却是美国开发的技术。说白了,意思就是只要用了美国技术就要接受“硬盘禁令”。

不得不说,美国不仅把“强盗逻辑”用在与其他国家的交往中,也会把这种强硬的态度用来对付“自己人”。现在美国已经把很多中低端制造业踢出国门,造成现在制造业“空心化”的惨状,如果再把至关重要的高科技企业逼出国门,那后果可就不堪设想了。

要知道,希捷和西部数据是世界上仅有的同时销售硬盘和固态硬盘的公司。其中希捷更是全球第一。

而希捷的创始人舒加特更是一个有故事的人,中国有古语,“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这一定律适用于所有有所作为的人。

1930年,舒加特生于加州洛杉矶,他的童年并不幸福,三岁的时候父母离异,而且他天生就是畸形足,即便是在这种情况下,舒加特仍然认为自己的童年很美好,没什么可抱怨的。他说最美好的东西就是完全可以自由自在,这是有钱有势的孩子都难以得到的。

这种知足常乐的心态也为他后来的创业成功奠定了基础,他很善于发现生活中的乐趣,而且有自己的一套生活哲学,他认为一个人首先追求的是当一个好人,而不是成功。

1951年,舒加特大学毕业后就加入了大名鼎鼎的IBM,担任现场工程师。后来的18

年中,舒加特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是名副其实的人才,他负责IBM的开发项目,1967年IBM公司的推出世界上第一张软盘,其研制者就是舒加特。

1973年,他终于走上创业之路,创建了舒加特联合公司,主要就是生产软盘驱动器。不过一年之后舒加特就被投资该公司的风险投资家解雇了。之后舒加特当起了无业游民,还曾经与朋友一起买下一家酒吧,然后又买了一艘捕鱼船,成为一名职业渔夫。

整整6年,舒加特就这样“放飞自我”,直到苹果的出现。1978年,苹果公司成为首家生产内含软驱的PC厂商。

舒加特也重打鼓另开张,与朋友合伙创办了舒加特技术公司,1980年就推出了与5.25英寸软驱相互兼容的硬盘驱动器,开创了行业的先河,这个产品很快吸引到IBM,IBM也因此成了公司的大客户,但是这样的好日子没持续多久IBM就断绝了生意,让这家刚刚成立五年的新公司马上失去了将近一半的业务,甚至濒临倒闭。

在这个关键时刻,舒加特又与朋友发生分歧,朋友愤怒离开公司,转而开了另外一家公司,成了舒加特的头号竞争对手。不过希捷的发展更为迅速,最终以11亿美元的股票鲸吞了对方,也使希捷成为全球独一无二的最大硬盘生产商,当时年收入70亿美元,市场占有率达30%。

1998年7月,舒加特突然被他自己19年前创办的公司炒了鱿鱼,董事会强硬要求67岁的舒加特退休,舒加特当然没有答应,但是更离谱的是董事会居然将他强行解雇。当时硅谷著名杂志《Upside》甚至把这件事称为硅谷的又一大耻辱。

因为舒加特可以说是这个行业的灵魂人物,他几乎推动了硬盘的容量以每年60%的速度增长,比计算机半导体芯片的增长速度还快。舒加特一度备受关注,甚至连希捷的竞争对手也打电话来为他打抱不平,希捷创始人的硬盘之路虽然就这样戏剧性的结束了,但是希捷的发展势头仍然非常迅猛,2008年4月23日,希捷成为全球第一个出货10亿块硬盘的硬盘制造商,有统计称,如果将希捷的十亿块硬盘首尾相连,可以绕世界13.7圈。

作为全球最大的硬盘制造商,多年以来,希捷一直跟华为合作良好,是华为最重要的供应商之一。双方在存储业务方面的合作是双赢的,希捷的硬盘提供是华为存储全球增速第一的重要支撑,同时希捷也因作为华为独家硬盘供货商而获得颇丰。

自从2020年8月以来,美国对华为禁令生效,再加上美国施压多国政府,让华为被拒于很多国家的5G业务之外。

但是华为并未被困于此,而是积极探索转型,向产业数字化进军。如今华为的成果颇丰,处境也逐渐好转,而且孟晚舟女士也回国复工,美国看到这个趋势又要虎视眈眈。甚至有消息称,美国的两党议员仍在向拜登政府施压要求对中国和华为保持强硬政策。

其实美国此举是“杀敌一百,自损一千”,这种霸道的政策不光是在影响中方企业,也对希捷等美企产生了很大损害,最终只能是“双输”的局面。

目前华为存储硬盘产品的供应商主要有三家,分别是日本东芝和美国希捷,西部数据公司。这三大硬盘供应商与华为构建了庞大的存储芯片产业链,每年几乎都有价值上百亿,千亿美元的规模市场,所以如果简单的“放弃”合作对任何一方来讲都是巨大的损失。

现如今,美国想用高科技来卡中国的脖子,这是因为美国手里几乎已经没有牌了,所以迟迟不想“松手”,美国的基础制造业早已被自己踢出国门,疫情当前,只有中国能够提供源源不断的基础日用等商品,在这一方面,美国何尝不是也被人“卡着脖子”呢,当下疫情肆虐,各国应该团结起来共同应对,如果总是抱着想当“霸主”的心态,必将为自己带来毁灭。

原创文章,作者:chinaapp,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chinaapp.org/dajihuawei.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