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工具
我们都知道科幻小说里平行世界的概念:在这个次元之外可能存在另一个与我们世界完全平行的世界,两者互不知道对方的存在,但是之间有很多微妙的相同和相异之处。电影中描写的平行世界之间一般会有一些重要的不同,比如一个人物在第一个世界里是死去的,但是在平行世界中是活着的。但是除了一些剧情设计之外,我们往往会发现电影中的平行世界与我们的世界相同之处远远多于不同,相同的物理定律、相同的语言,和相同的人物。
为什么平行世界会有很多相同的地方,而不是互相截然不同?举一个历史的例子,数学定理的命名常规是用第一位猜测到其定理数学家的名字,例如毕氏定理,但是有很多在冷战期间发现的数学定理是由两个或更多数学家联合命名的。这是因为在冷战期间,欧美与苏联的科研学术界完全被铁幕分隔开,但尽管如此,两方的数学家还是在平行中发现了很多相同的数学定理,所以冷战结束后,很多数学定理都改了名字。有很多事情就算是在完全隔离开的两个平行世界中演变和发展,最终的结果也会是一样的。
中国互联网的生态系统与美国的互联网生态系统一直也有一种平行世界的感觉。百度 – Google,阿里巴巴 – Amazon + Ebay + Paypal,等等。这两个平行世界显然有很多相似之处,但是可能更值得关注的是他们的不同之处,而最明显的一个不同无非是:中国没有一款与 Facebook 的模式和用户覆盖均相似的 SNS 产品。
人人网的模式与 Facebook 相似,但是人人网的用户覆盖远远小于 Facebook。月活用户是衡量活跃用户比较准确的一个数据,但是对于一个 SNS 来说,它是一个很敏感的数字,所以有时不会对外公布。我们可以通过 Alexa 等网站的日活跃用户数据看出人人网的用户覆盖在最应该活跃使用其服务的学生年龄组也只有10%左右。而相比较下,大约41.6%的美国人是 Facebook 的活跃用户。
TechCrunch 最近采访了硅谷顶级风投公司红杉资本的合伙人 Aaref Hilaly,并且谈起了聊天类应用,包括红杉投资的聊天应用WhatsApp:

对我们来说,这是一个很大的趋势性变化。我们觉得 WhatsApp 是对于 SNS 模式的再次设想。你真正的社交图谱到底看起来是什么样的?是和你通过短消息聊天的这些人,还是 Facebook 上那几百个你根本就不太认识的人?答案很显然是第一组人,而这就是 WhatsApp 能够捕获的价值。

TechCrunch 疑问 Facebook 类 SNS 平台和聊天应用是不是一种互联网的代沟,也就是说是不是因为使用 Facebook 长大的这一代人已经快要奔三了,而在今天十几岁左右的青少年人群中,Facebook 的推广并不是十分理想。Hilaly 的答复是:

这里有一些代沟的因素,但是更重要的是地理的区分。很多这些聊天应用是在美国之外的国家先立足的,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对这个趋势的反应速度有些慢了。

Hilaly 是对的,这不是什么代沟的问题。在 90 年代末,Facebook 诞生之前,美国就已经有了人们广泛使用的桌面聊天应用,例如美国在线收购的 ICQ(后合并为 AOL Instant Messenger)、微软的 MSN Messenger 等。但是因为 AOL 和微软都是不懂互联网的公司,其主要业务也和聊天、社交无关,这些聊天应用在美国没有存活下来,而 Facebook 通过奇迹般扩展速度变成了美国最核心的社交网络。但是在中国,在一个平行的互联网世界里,那个 Web 1.0 时代的聊天应用存活了下来,而且也已经有了一个很受用户接纳的移动互联网时代产品,我说的当然是腾讯的 QQ 和微信。
我之前说中国没有一个与 Facebook 的模式和用户覆盖均相似的互联网产品。那么 QQ 和微信虽然与 Facebook 的模式不同,属于聊天类应用,但是他们的用户覆盖在中国最接近 Facebook 在美国的覆盖。就像 Facebook 需要依赖网络效应来做转播和提高用户粘性,聊天类应用也一样是一种网络效应类的互联网产品。所以,聊天类应用面临最大的危险是市场碎片化。如果你现在去韩国,而且有韩国本地的朋友,你会发现他们最常用的聊天应用是Kakao,而不同的聊天应用之间很显然是一张不连通的社交图谱。这当然也是腾讯重金进入亚洲其它市场的原因,在这个领域,最终的胜利者在全球可能只有一个,而所有这些暂时存在的平行世界必定会合并。
两条平行的直线是永远不会交叉的,除非他们存在于射影空间,那么他们则会在无穷远点上交叉。两个平行的世界在时间轴的某一点上会有差异,但是有一些最基本的东西,就像那些数学的定律,无论如何是会最终汇聚于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