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在投诉平台输入“诱导下载”,你会发现不少用户在吐糟,大到头部资讯平台小到不知名的应用,都让用户叫苦连天,多种多样的广告形式也令用户不胜其烦,而且他们还很难掌控“关闭广告”的主动权。

第三方数据机构近日发布的报告显示,2020年中国互联网广告市场规模5292.1亿元,较上一年增长5.4%,增幅较上一年几乎少了一半。流量红利终结,大小互联网企业更倾向于在最成熟的广告市场掘金。

由此引发的乱象也愈加明显,比如更密集的广告,再比如用户的选择权被剥夺,来自上海市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的数据是:随机选取的600款App中,58%含有广告,其中69.7%的广告没有“关闭键”。工信部部长肖亚庆近日也提到,App应该非常明显地显示哪里可以关掉广告。当下广告争夺战日益激烈,用户怎么保障个人信息安全、如何识别诱导式广告,此类投诉更应该被重视。

无处不在的广告

在北京商报记者发出的《网文江湖事不休》系列报道中,有一则用户留言是这样的“广告看的好好的,你给我插播小说干什么”。透过玩笑,网友对广告的反感显而易见。

之所以提到免费网文,是因为相比新闻资讯、在线视频,免费网文是一块新的,且以广告为主要变现手段的行业之一。

北京商报记者体验飞读小说、疯读小说、连尚读书、番茄免费小说等主流免费网文App发现,广告是标配,形式包括但不限于开屏广告、互动效果广告、伪装成文章的广告、诱导下载的广告,且几乎每一款App的广告形式都不止一种。

以疯读小说为例,北京商报记者随机阅读10篇网文发现,每篇前两章均无广告插入,页面下方也不会显示互动效果广告,但从第三章开始每读两页就会插入品牌广告,每页下方还会显示互动效果广告。在连尚读书阅读页下方也会出现广告,只不过广告位较疯读小说更小而已。

按照QuestMobile的划分,中国互联网市场分为电商类广告、社交广告、综合视频广告、资讯平台广告等,2019-2020年,市场占比最大的是电商类广告,但行业第二、第三的位置发生了变化,资讯平台广告占比从2019年的第四名,升到了2020年的第二名,排名增长最明显,市场占比从8.2%涨到13.5%。

根据艾媒咨询提供的最新数据,2021年2-3月中国网民使用App时最反感的三大体验分别是广告太多(占比57.9%)、广告太长(占比43.8%)以及需要下载额外软件(占比42.1%)。数据还显示,受访网民使用App时常见广告类型主要是视频插播广告(占比56.9%)、插播广告(占比52.3%)和浮窗广告(占比43.1%)。

具体到资讯类App,开屏广告、信息流广告、视频后置广告是主要广告形式。各家的信息流广告出现频率却不那么一致。北京商报记者使用同一手机,在同一时间段登录多款资讯类App发现,用户在一点资讯上遇到广告的几率更高。

记者多次随机调查发现,当天首次打开一点资讯时,一点资讯推荐页面的置顶文章后,第三个信息流位置是广告,相隔3个、6个、4个、6个内容也都是广告。

有时一点资讯信息流广告出现的位置更靠后,推荐页面的置顶文章后,第12个信息流位置是广告,相隔4个、6个、10个内容是广告内容。在新浪新闻App上,置顶文章后的第25个信息流位置是广告,相隔18个内容再次出现广告。

仔细对比还会发现,资讯平台的信息流广告展示方式也不一样,例如上述的一点资讯信息流广告,前两个是图文展示的一款商品,图文下方没有像资讯内容那样显示发布者名称和评论数,而是对商品描述类的内容,但没有明显标注“广告”字样。用户点击上述商品,即可跳转至另一平台的购买页面。

对于上述商品内容是否属于广告,一点资讯相关人士在与北京商报记者交流时表示,“这个是联盟广告,图上是有广告两个字+联盟LOGO的,只是底色比较虚,可能看不清”。而在用户一端,对这类内容的争议不止这是不是广告,还在于算不算诱导行为。

隐藏起来的诱导下载

类似的诱导行为在资讯类平台不算罕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