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2月,在硅谷度过了整整6年之后,杨镇(因主人公的个人匿名要求,此为化名)回到了祖国,来到了深圳。

同年,他用自己所学的知识和这些年在硅谷的工作经验,创办了一家网络科技公司,业务方向是城市智慧交通管理软件开发。通过自己曾经在国内上大学时的同学关系网,他迅速搭建起了初创团队,历经整整11个月,他们的第一款产品终于面世,然而,不知道是市场认可度的原因,还是产品本身存在缺陷,这款软件的销售状况并不好,甚至可以用惨淡来形容。即便为了它,杨镇花光了自己这些年在美国打工攒下的积蓄,但最终只收获了寥寥无几的几个订单。

3个月不拿工资,就有可能获得5780万,换做是你,会怎么选择?

眼下便出现了一个对于所有创业者来说都最为棘手的问题:资金,恰好此时年关将至,经过核算,在扣除公司下个季度的写字楼租金和最后一个月的员工工资后,公司账面上,实际可以支配的钱,不足40万。

杨镇陷入了困惑,进入了几乎所有创业者均要面对的所谓的“迷茫期”:到底要不要继续做下去?怎么做?资金问题怎么解决,即便此前他已经约谈过多位天使投资人和VC机构,但是鉴于公司惨淡的营收状况,均被一一婉拒。

3个月不拿工资,就有可能获得5780万,换做是你,会怎么选择?

在思来想去整整几个昼夜之后,理工科男的本性让这段创业经历在他脑海中精细复盘,寻找问题的根源,最终,他得出结论,问题还是出在产品本身的属性上,至于资金的问题如何解决,杨镇脑海中冒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解铃还须系铃人,即便公司难以为继,但他想赌一把有没有人愿意跟着他赌一把。

当年春节假期来临前的最后一天,公司举办了一个略显寒酸的年会,在会上,杨镇宣布了他的决定:“鉴于公司营收不佳,恐怕无力支付诸位来年的薪水,现在给大家两个选择,一是不愿意留在公司的,将公司账上剩余的钱按人数均分作为补偿,感谢大家一年来的付出;二是愿意继续留在公司的,每人配2%的股份,但是将承受三个月没有工资的状况”。

最终,有13名员工选择了拿着两万多块钱的补偿离开,要知道,当时公司的规模,算上他自己,也不到30人,一下子半数员工出走,这对一家初创企业的打击,是不言而喻的。但是杨镇却非常理解他们的决定,不少人因为房贷、车贷问题,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三个月没有工资的处境的。

3个月不拿工资,就有可能获得5780万,换做是你,会怎么选择?

来年,仅剩的十来个人,重新鼓起干劲儿,从产品各个环节入手,开始没日没夜地进行优化与改进,而杨镇本人,则带着兄弟们的信任,和承诺给他们的3个月期限的压力,拿着自己制作的BP,奔走于各大创投机构之间,最夸张的一天,他早上到广州见投资人,顾不上吃午饭就火急火燎地赶往北京面见另一家投资机构的负责人,下午又搭高铁去上海。他的创业态度和公司产品的前景最终打动了投资人,在2019年4月,他拿到了第一笔400多万元的天使融资。那天晚上,这群小伙子们在深圳,吃着烧烤,喝着啤酒,一个个喜极而泣,泪如雨下,此时此刻,仿佛此前所经历过的苦难,都随风飘散。

3个月不拿工资,就有可能获得5780万,换做是你,会怎么选择?

如今,杨镇的公司在经历过数轮融资后,已经正式开启了IPO进程,目前业内给出的估值,已经超过了50亿元,成为了一家新兴的“独角兽”,当年他分配给每个留下来的员工的2%的股份,即便除掉被投资人稀释的部分后,依然价值5780万。

但是对于杨镇来说,在成功之余,他依然为当年离开的那13位兄弟感到遗憾,这并不是幸灾乐祸,而是发自内心的为当年没有能力留住他们而感到内疚。

我们一生中将会面临无数的选择,也会遇上大量的机遇,但走向成功的人却总是少数,究其原因,是因为我们在面临选择时,或许因为需要考虑的问题太多而错过最佳的机会,因此人们常说的“选择大于努力”这句话,并非没有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