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刷榜那些事儿:顺流逆流

发布时间:  最終更新日:2015/07/08   QQ/微信:1176113114

AppStore刷榜
博主事先声明:“我昨天夜里敲到3点多,以下内容有可能会引起您的不适,未成年人请在家长陪同下观看。”文章虽长,但行文流畅至极,一概猴哥风格,刷榜者请自行对号入座。

俺家隔壁租给了一个做手机游戏的小团队,五男一女,我称呼他们“葫芦兄弟缺一个娃”,平时有空我就过去闲扯,像高尔基扑在驴火上一样扑在移动互联网的八卦上。每当这哥儿几个说写个刷榜年终总结的时候我都推三阻四,语言上的侏儒,行动上的矬逼。不过小年夜当那位明媚善睐的女美术再次提及此事的时候,想必你也知道,漂亮女人的要求总是特别的难以拒绝:阿弥陀佛,色戒这事,吾今不能持。You don’t know love far high.

叨逼了半年多刷榜,就算是不免俗的应景来一个总结,若只是如百晓生兵器谱一般单纯的把刷过榜的应用拎出来评个八逼八贱也觉无聊,刷榜不识人哥哥,纵是登顶也枉然。其实私下里老孙也曾用108个刷榜应用的图标在星空上拼出第十三星座,号“大逼座”,后只因此图PM臊气值太高,我自己看都辣眼睛,一旦放出恐道行浅的自戳双目,也就作罢。

说刷榜前,自觉青春逼人,说刷榜后,已然青春不再,只剩逼人,想来也应该算是如手机QQ用绳命山寨微信一般的用绳命说刷榜,每评论完一个刷榜app,脸上的褶子便增加一层,现如今全然已无往日春风得意马蹄疾的把妹风采,唯一的好处只是夏天的时候大笑可以轻易夹住脸部徘徊的蚊子。

再墨叨一次吧,刷榜这事其实根本不需要讨论对错,答案显而易见,否则为何都如地下党一般嘴严从未见人承认,否则为何一有下架的大家本能反应的问是不是刷了。你我都知道刷榜是什么性质怎么回事,揣着明白装糊涂的都把裤子提好擦擦鼻涕别闹了,快到碗里来。有些人诡辩说这就是付费推广手段而已,与对错无关与真假无关与道德无关,要这么说那太监跟宫女做爱,也就只是个磨擦而已,与勃起无关与深浅无关与抽插无关。有些东西你天生缺失,当然与你无关,说了你也不明白的,莲英。

回想起注册这个账号的初衷现今已然模糊,想必无非是太多次的见到不明真相的群众被一群刷完榜还出来吹牛逼的大喷子所蛊惑,叔可忍,婶也不能忍。一直以来希望努力做成一件事:让没听说过刷榜的听说,让听说过刷榜的知道有谁在刷,让知道有谁刷了的了解他们刷的多频繁猛烈肆无忌惮。广开民智,让每个人都具备识别判断的能力,每个人都不再被蒙蔽。而所谓我的点评太多言语低俗,这纯他妈的是扯犊子,哇尬理共,明明是真情流露好不啦。烟暖房子屁暖被窝,污言秽语暖人心,我每天在刷榜这个化粪池里翻江倒海,就不要再指望口吐莲花吹气如兰。

其实内心里从未觉得刷榜能够消亡,绝对真空公平的环境不会也不应该存在,山寨,刷榜,黑卡,这些都不是最终的形态,即便制止和消亡了也会有其他的作弊方式出现,真正的问题在于急功近利的心态,目光短浅的小农意识,对所谓成功追求的不择手段,对成王败寇的过度解读,这并非悲观,而是歪门邪道巧取豪夺本来就是这个江湖的本性,但再多的黑暗面也不妨碍为反对刷榜做出努力,因为粑粑臭就不开腚了么,没有制衡的力量,形势只会越变越恶劣。

在这件事上,家住铁岭的朴先生最有发言权,朴先生家楼下的洗头房有两个妹子,一样的肤白貌美气质佳,但总是一个小费赚得更多些。后来挣的少的那个实在熬不住了决定离开,临行前两姐妹开诚布公坦胸露乳的谈了一次:

妹:好姐姐,离别之际,能否告诉妹妹为何你小费多的秘密,也让妹妹输个明白。
姐:也罢,看妹妹这般神态,真真叫人心生怜惜,我且问你,妹妹你自认blowjob这门功夫比姐姐我如何?
妹:姐姐师承巨鞭山深喉谷吸阴师太,深谙“吹含吸,裹舔嘬”六字诀,妹妹自叹弗如。
姐:妹妹你错了,这些不过是些表面上的粗浅功夫,算不得什么,其实真正的原因是因为…
妹:因为什么?
姐:因为我咽了。
妹:#¥!¥%#*……&&*#

晴天霹雳,茅塞顿开,醍醐灌顶,鸡蛋灌饼。

See? 即便从事一样一样的事业,看似无差别,但总有人比你更狠更会耍花招,你以为刷榜就算没下限了,现在有线下刷机还帮卸载,你以为自慰就挺害羞了,人家玩自宫,你说你也能咽,那就有人能反刍,这事没头儿,再往下去,怕是要倒找钱了。“我真心的期盼着那一天的到来”,每当言及此处,朴先生难掩心中激动,手舞足蹈,脑海中一副画卷徐徐展开,一个个鲜活的人物跃然纸上,她们是爱情动作片女星苍井空,武藤兰,小泽玛利亚还有提倡主旋律的彭委员。

我知他光棍三十年裆中疾苦,且由他留个念想撩衣自慰吧。再后来这个妹妹的发展如猪大肠一般九曲十八弯,听朴先生说她先是去了衡水,不过这地方光景也不大好,衡水老白干,所以也没挣到什么钱,后又转战重庆,正应了那句老话,是婊子总会脱光的,在新的战斗岗位上,她施展平生所学,为推动我国的反腐倡廉事业立下了不朽的功勋,当地人民都亲切的称呼她为山城名媛 — 赵红霞。

因为谈刷榜,机缘巧合认识很多人听见很多事,半推半就之间对移动互联网多了一些了解,果真是江山如画,一时间多少装逼蛋风起云涌,贱气长江,再回首几多大忽悠此起彼伏。很多公司,充其量就是拖那么仨瓜俩枣的苹果控件鼓捣了个app,偏要说开创了某某时代,明明就是山寨了个游戏,偏要说致力于分娩快乐崇尚创新,到其官方网站瞅瞅,一排排呲牙咧嘴里倒歪斜的黑体仿宋华文隶书映入眼帘,我估摸着要是喂白龙马多吃点豆子,它拉的都比你们排版整齐色彩鲜艳,天生草寇难自弃。

装模作样抄个APP,刷个榜,舔个逼脸发个枪文,第二天一早头顶护舒宝,手持大茶缸,一脸的宿便相假扮用户写下评论:“艾玛这游戏太好玩了,吐血推荐,洒家拍膀胱打包票!不好玩您削我哦!”可不是得削你么,不给你削的拉绿屎,不算你吃过韭菜。酱婶儿的基本就是栓个狗,扔个大骨头就能干的事,为何如此不知羞耻的自诩精英创业者改变世界找到刚需,除了吃和操,天涯何处寻刚需。这些急功近利之辈,跟速成鸡一样一样的,恨不能刚出蛋壳就变成个鸡霸,左右这辈子也就是个肉鸡,扑腾的再欢也不过是鸡飞狗跳,赐你个狗头铡今天早屎早超生吧,择日不如撞日,光头不如早秃。普遍性无耻,习惯性装逼。

再有一些所谓的创业者,私房钱在肚兜中藏好,蒙几个不懂事的果味VC银翘片,专抄国外流行的游戏或应用,里面加俩社交平台分享,不管你同不同意发没发现后台保准儿偷偷发微博,内容一水儿的枯燥乏味自吹自擂。吭哧瘪肚花俩糟钱儿刷到榜上,抑制不住内心激动心情,下碗面条,牛鞭切丝,吸溜着最后一根屌丝面就冲出来传道授业大谈成功经验,不是颠覆这个,就是改变了那个,踏踏实实做个app要不要整这么多逼景思密达。手捧一本地摊上刚偷来还缺了几页的乔布斯传,玩命追楼下卖串的,一声声撕心裂肺的呼喊直教闻者落泪,听者断肠:“你是想一辈子卖肉串板筋大腰子,还是跟我去改变世界。”Stay ugly, Stay rubbish.

这些个能够直立行走的装逼蛋还特喜欢煽情玩沧桑,但凡看到描述创业者心酸苦逼的文字就各种感慨,抱头痛经。比如Sean Parker的这句:“创业就像嚼玻璃,慢慢的你会爱上自己血的味道。”多少人为之感慨附和,我就问一句你嚼过么嚼过么嚼过么。五十六种语言,汇成一句话,没嚼过你说个鸡巴,说个鸡巴,说,个,鸡巴!如此悲凉沧桑,自以为聚贤庄太祖长拳会群雄的北乔峰,其实牛家村玩尿和泥蓬头垢面小傻姑。

天大地大,当然也不都是如草履虫一般如此低级,自然有进化的更高一些的新生态,大块头有大智慧,大公司有大脸蛋子。

先说煽情路线的,服务器当机的公告写成苦情网络小说,亲,连载么?一面称靠裁员度日举步维艰一面称版权花费数百万,即便接受有浮夸成分,即便不怀疑其真实性,只是非要两者一起宣传听着就很有种潘金莲倒拔垂杨柳的拧巴劲儿,杨柳虽好,小心莫要闪了金莲那五花三层的小蛮腰。对玩家好不代表要拿更新公告当家常唠,这是孤寡老人变居委会大妈后遗症的完美诠释,话痨。

更有互联网公司说产品下架这事是苹果有歧视,这就是土豹子在墙内欺男霸女习惯了,脖子上套两张烙饼号称出门闯天下碰上硬茬手足无措哭爹找娘了。无视规则野蛮操作,一帮露阴癖在乡下自己扒拉扒拉小鸡鸡也就罢了,跑城里大户人家不穿裤子被轰出去,一把鼻涕一把泪说什么歧视不公平,好一个怨妇style,贱是你的不动产呦!而若是自己刷完了苹果未曾理会,眼见别家被下架却幸灾乐祸逢人便讲自己如何机智果敢躲过哨卡,观音姐姐救救我,好一张费流量的大脸,没有wifi都不敢看你。蝴蝶飞不过沧海,老孙翻不过大脸,谁又忍心责怪。

就这些伎俩与人哥当年的横扫千军摧枯拉朽相比,着实不值一提,只可惜此去经年,物是人非,只叹那人生如梦,白云苍狗。人哥你可知,为求你再次从榜上闪过,我愿化身石桥,受五百年风吹,五百年雨打,五百年日晒,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之所以有这么多刷榜蒙人不入流的公司能苟活,是因为每一个刷榜的公司上辈子都是折了翼的傻逼,他们寻找一样缺心眼的投资人组团扑腾。有什么样的创业者,就有半斤八两的投资人。有些投资人,啥正经的项目没投过,一天到晚各种总结经验,出去开会臭白话,主题是小团队如何生存,就讲两点:一点是找一个巨头没注意的细分领域,另一点是迅速把它做大。

说到兴起,脱掉外套,露出破了个洞的红色背心,吐沫横飞,第一排听众便都落得个湿漉漉的,那气势断然就是大漠的苍龙,草原的雄鹰,成吉思汗的后裔胡逼咧。每次听到这些不痛不痒的经验分享我都觉得你叉腰肌不疼么,像极了施拉普纳大爷留给中国队的屁嗑:不知道把球传给谁的时候,就往对方球门里踢。

知易行难,人之患在于好为人师,差不多得了,不要把没头脑的经验当精液一样到处撒。另外奉劝那些喜欢听导师讲经的童鞋们,真经是听不来的,你自己的经历就是真经。老孙明明一个跟头十万八千就到得西天拿到真经,可为什么要陪着那和尚一路向西,因为真正的真经是那八十一难,而不是几本破书。说到这儿又想起伤心事,我的白骨精啊,不知那奈何桥上你可还会记得我。

其实并不是所有人都如上面所说那样,美好的事物还是很多的,只是我本不善赞美,写不出春光灿烂二师弟,很多人胸藏锦绣,面如平湖,只是你我未曾得见而已。不知道你念书时候班级里是否有几个孩子,他们调皮捣蛋总被请家长,他们有一个统一而响亮的名字:差生。但是他们当中很多人够仗义,有担当,明是非,有独立思考的能力,为人善良,乐于助人。互联网的世界也是这样,有一些人脚踏实地,他们的产品也许还不够完美,方向暂时也谈不上多有钱景,但他们有基本的底线和自己的选择,我尊敬并祝愿他们在未来的日子里:

终有那么一天厚积薄发苦尽甘来;
终有那么一天于无声处听惊雷;
终有那么一天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
若他日有缘相识,当浮一大白,老孙结账。

任何行业环境都差不多,卖地沟油的坑了你,你也用APP恶心了他们家孩子,终究是各施所长,互相祸害。说这个的意思是别怪环境恶劣,哪哪都一样,如果你确定选择了一条路,环境再恶劣,也要勇敢的坚持下去。

何谓勇敢,不是不知道怕,而是不因为怕而退缩。
何谓坚持,不是不知道难,而是不因为难而逃避。

“赞美”别人多了,被人“回礼”也是常有的事,明枪暗箭都有,老孙倒也不是很在乎,桥来桥上走,脚踢脚下消。基本上所有的指责总结成一句话就是:你一个站在道德制高点上说漂亮话的三流营销公司博眼球有本事你告苹果去啊。营销公司耶,听起来好牛逼,那我是不是也可以跟云科技一样的卖广告啊。起个名字叫“云傻逼”,口号来一个:我恶心最有影响力的人。

我是不是就要发财了,好不习惯啊,沙县成都小吃快滚,咱以后只吃高档西餐麦当劳,自带刀叉。其实对于批评指责甚至恶意中伤,我从来都是坦然面对,并且真诚的感谢那些朋友的督促鞭策和冷嘲热讽,我的确应该听取不同的声音,所以在这合家欢乐,辞旧迎新之际,我发自肺腑情真意切的对你们说一句:滚犊子,爱谁谁。

还有人扔给我那种幼儿园大班逻辑一样的反问:若你也是开发者,全世界都刷的时候你还能端着不刷?这有毛难度啊,若真能有这么一个与众不同的机会怎能不死死抓住得瑟一把,孟子有云:虽千万人,吾往矣,能鸡巴咋的。

终于逼逼完了,长身而起,端起碗煎饼一饮而尽,真他娘的豪气,斜眼看桌上,我那个“一只耳”牌耳机,正刺刺拉拉的播放着一首老歌,这个耳机随我南征北战多年,多少靡靡之音多少呻吟娇喘,它都默默为我传递,坏掉的那一个耳朵就是被苍老师的高分贝呀买碟给崩碎的。听歌的时候我要么就一个手把它按在耳朵上,要么就歪着脖子夹着它,我那无法想象的伟岸身影像极了前些日子流行的那个歪脑袋姿势。音质虽不够好,但我分明清楚的听到了那多年前就听过多次但从未有今天这般感触的几句歌词:

不经意在这圈中转到这年头,只感到在这圈中经过顺逆流。
不相信未作牺牲竟先可拥有,只相信是靠双手找到我欲求。

这首歌叫顺流逆流,不赖。

作者按:说点题外话吧,我买到票了,发完这个长文就要收拾东西赶火车回家去了,每年爸妈都会估算好时间在阳台望着我拎着行李的身影出现小区里,每次推门而入都会瞥见他们日渐增多的白发,这种滋味每个出门在外的人都能体会,而每次假期结束离家返程时候都会强烈制止他们送站的要求,列车开动眼看亲人越来越远,猴心不能承受之重。

从小我就调皮,时常被老师校长请家长,父母虽对我有期盼,但也没十分为难我,我乐得落个逍遥自在,由于书读的不多,所以道德认知水平还停留在幼儿园阶段,不乱扔果皮纸屑不随地吐痰做人要诚实,但惊奇的是我发现即便如此我好歹还是能超过一些人的, 虽谈不上光明磊落,却也从未堕落龌龊。

即将踏上回家的火车,其实人在旅途,会经历光鲜暗淡,会遭遇顺流逆流,你有多少次随波逐流,多少次勇敢抉择,这个答案只在每个人自己的心里,就用《明朝那些事儿》的一句话来结束这篇长文吧:成功只有一个,那就是用自己的方式,度过此生。

新年快乐,俺老孙去也。

作者:纯银

打赏

推广:ChinaApp营销论坛——苹果AppStore搜索广告Search Ads交流区

感谢分享给更多身边的朋友

相关文章推荐

推广渠道

Ad Marketplace推荐

回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