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盈利:App开发者陷入野蛮丛林:用户只钟情免费应用

发布时间:    QQ/微信:1176113114

不赚钱、被垄断、拼水军,中国当前的App开发就像热带丛林,生机勃勃,却又危机重重。与开发者面对的巨大商机不同,整个行业显出的是一种脆弱的繁荣


六月底开始,苹果应用程序商店中国区的审核周期大幅延长,这种情况固然与苹果新产品—OS X Mountain Lion和iOS 6—集中上市有关,但更多则是因国内App应用开发的混乱所致。


“审核等待中”时间延长甚至通过率下降,不但让原有开发商的新品迭代和客服周期延长,也扰乱了一些厂商的商业计划,如已经在创业板上市的科大讯飞(SHE:002230)整个产品推出计划都受到影响。这家公司最为知名的应用是一款听音辨字的语音输入写字板。
这些尴尬凸显了当前本土开发者生态的脆弱。实际上,苹果iOS系统在中国智能手机操作系统的市场占有率仅为17.3%(2012年2季度数据),应用程序商店领域也早已群雄并起,如三大电信运营商都有自建的类似平台,中移动对应用平台的投资远超苹果。然而,到目前为止,苹果应用程序商店仍是中国开发者们唯一的赚钱平台,而这一“金矿”也正在被种种乱象侵蚀。

中国用户只钟情免费应用

移动互联网时代,应用为王,应用程序(App)开发者则是整个产业的创新之源。业内资深人士告诉记者,中国当前的App开发领域“完全是无序生长”。
相关数据显示,在我国的App开发者中,盈利的只有25.2%,40.4%持平,有34.4%仍在亏损。而且,这些开发者的收入水平普遍偏低,其中34.7%的人年收入在1万元以下。
而App Annie7月公布的数据让我们看到了原因:在iOS市场中,中国区的App下载量排名全球第二,但总收入仅排到全球第八,平均每个应用收入只有0.03美元,大约是越南的一半,美国的十分之一(0.28美元)左右。“众多应用商城给了开发者施展才华的机会,但我们开发的产品只给他人带去便利,我们除了获得一点自豪和快乐外,馒头和咸菜都快成了问题。”一位App开发者无奈地对记者说。
从传统互联网免费下载应用软件沿袭下来的“免费午餐”习惯似乎是头号“罪魁祸首”。好不容易研发成功一款不错的App,希望能够带来回报,但用户却并不“埋单”,这已成为众多中国开发者面临的一大难题。
“为了冲上排名,我们花了几万元去做推广,这样下载量才上去,可下载量并不能换回真金白银,后来想到采用植入广告的形式。”前述开发者表示,也正是因为下载量上去了,才敢考虑这种形式。但他的App在植入广告后不久便遭到了越来越多用户的抱怨。
App Annie商务总监余俊德在一次业内会议上说:“第一季度,中国区十大开发者总收入的90%来自海外。”顶尖开发者已经认识到了这一问题,他们开始只把中国视为全球的一部分,赚钱的重心转向海外。据记者了解,UC浏览器在印度当地的市场份额就超过了20%,拍照应用Powercam上线五个月全球下载量已过2500万。
但是UC国际事业部总经理苏振雄也承认,如果没有充分研究当地的文化、习惯,很难在国外获得成功。

平台“自然垄断”

完全依赖于苹果AppStore平台是当前开发者们面临的又一困境。
Nielsen的最新数据显示,Android设备在智能手机操作系统中占到了51%的份额,但是其碎片化却相当严重,三星、HTC、摩托罗拉以及其他品牌手机各自瓜分了17%、14%、11%、9%的份额,这也注定了App开发者们很难开发统一标准的应用软件,收益与工作量不成比例。
迄今,iOS每名使用者替开发人员带来的营收仍是Android的4倍,为苹果设备开发软件比为安卓系统设备开发要更赚钱。通过对约7万家企业、18.5万个移动应用的调查,调查公司FlurryAnalytics得出结论:开发者每开发出10个移动应用,有7个是来自iOS平台。
有研究表明,使用AppStore的用户具有更强的应用内消费能力,平均每个苹果用户会在应用内消费1美元。而Android的Google Play的应用内消费平均值仅为23美分。一款餐馆点评软件显示:对于iOS用户来说,选择80元以上餐馆的顾客比例超过50%,而对于Android用户,这个比例还未超过30%。钱的走向决定了人的走向,开发者的力量自然开始向苹果平台倾斜。
事实上,这一问题的根源不是苹果,而恰恰是其他平台的“不成器”。万兴软件副总裁傅宇权就曾表达过这样的观点:“苹果才是真正的开放,它的封闭是像高速公路一样,封起来,大家跑起来很快,但是要交过路费。相比之下,Android是开放的马路,自行车、人、马、牛都可以上去,所以跑起来容易冲突,容易撞。”
另有开发者告诉《新商务周刊》记者,中国电信运营商的应用程序商店则“差得更远”,审核周期过长和缺乏明确的通过标准,使其对开发者而言仿佛一团“迷雾”,可望不可及。

“水军”决定命运

职业水军的出现,也在搅乱AppStore这潭静水。
“雇水军为软件刷下载量、好评,给对手恶评,不是秘密了。”市场调研公司艾媒咨询董事长张毅对媒体表示,据他估计,国内有一定规模的专职App 刷票公司(团队)不少于300家,众多移动应用中,借助它们刷量的保守估计达30%,涉及自刷的达70%。
记者了解到,为了不被苹果怀疑是作弊,一家专业从事刷量、刷票的公司甚至总结出了AppStore流量的规律性:一天内,晚上6:00~12:00是下载高峰期;一周内,周末两天是下载高峰期;其次是周一和周五,最后是周二到周四。他们据此制定了几个曲线图,以此来安排自己的刷量节奏,“跟着苹果的流量曲线走,才不会被怀疑”,该公司负责人老姚说。这一条利用AppStore排名牟利的黑色利益链之所以得以维系,与其所带来的丰厚收益息息相关,两年来,老姚的公司发展迅猛,“全年预算1000万的单子我们都接了好几个了。”为此,老姚的公司还专门开设了一个大客户专用通道。
苹果官方曾向应用程序开发者发出警告:如果你亲自参与或是雇佣他人进行操纵App Store排名或用户评论的行为,将可能失去苹果开发者项目的会员资格。
但仍有人乐此不疲,最重要的原因在于现在AppStore里的应用品类众多,今年4月时已达到63万款,新应用的地位极其不利,因此刷量、刷排名几乎已成为最好的方式。一些小开发者深受其害,他们并没有充足的资金来加入刷票大军,“应用一上线就不见了”。App行业,虚假的繁荣正在透支着移动互联网的未来。

打赏

推广:ChinaApp营销论坛——苹果AppStore搜索广告Search Ads交流区

感谢分享给更多身边的朋友

回顶部 ↑